第三十章婆婆來家
g,更新快,無彈窗,!

偷溜不是事,還是找正當理由出去好.

"好,我陪你去."

"你要上班,我自己就行了."

紅燈,劉安停穩車回手揉我頭發,"什麼事也沒你重要."

以前聽著無比順耳的甜言蜜語此時變得如此紮心.

當晚還是住在我媽家,入睡前,劉安變戲法一樣變出一個避孕套.

我嘴角抽搐了一下,問他,"老公,你一天都忍不了?我可病著,我媽隨時聽著我動靜......"

劉安瞬間泄氣,把避孕套扔到床頭櫃上.

我無視他黑掉的臉色,把牛奶當他面喝掉,甜甜的說了聲老公晚安,閉眼入睡.

劉安翻了個身,沒一會,又翻了個身.然後拉起我手捏了倆下,"這個?"

我瞬間明白,甩開他,"不要臉,滾開啦!"

劉安撲哧一聲笑開,他揚手把燈關掉,鑽進被子里抱住我,"小喬,我愛你,無論什麼時候,都不要懷疑這一點."

我心中澀澀的,拍拍他胸口,"老公,我如你愛我那樣愛你.無論什麼時候,你都不要懷疑這一點."

劉安又笑了,捉著我手到他嘴前揉捏輕吻,"小喬,睡吧,天總會亮的."

我忍下淚意,翻身背對他,"嗯,一切都會過去的."

所謂的同床異夢,不過如此了吧.

周日無事,我和劉安吃完中午飯才回去的.逛了個商場,手牽手,有說有笑的.

因為換季,劉安幫我挑了好幾身春裝.價格都挺高的,我看了眼驚呼他敗家.他捏我手笑笑,說這個月他們部門績效好,獎金多.

然後,去了珠寶店,挑對戒.

....

我們結婚時經濟緊張,只買了一對三千八的素戒做婚戒.他當時就說,總有一天會給我換成鑽石的.

就在昨天,我還以為這句話他永遠不會兌現了.

見劉安把價位定在五位甚至六位數上,我拉著他手就往出拽!

到外面,我罵他:"日子你不過了啊!"

我們倆工資加起來才多少,他這一出手就把幾年吃喝扔進去了.

劉安好像也反應過來了,對我咧嘴一笑,"差點沖動消費."

牽他手往電梯走,他在我身後嘟囔了句:"你會魔法吧,怎麼感覺對你多好都不夠呢?"

我心一沉,不著痕跡的把他手松開了.

因為愧疚,所以彌補嗎?

接下來氣氛有點沉悶,上了車我說困,坐在副駕駛裝睡.

他聽廣播,有人點歌時,他跟著輕輕合.

-我美麗的姑娘,你悄悄住我心上.

-我可愛的姑娘,請給我留扇心窗.

-我頑皮的姑娘,笑顏如花兒綻放.

-哦,心愛的姑娘,嫁給我,我們並肩看斜陽.

我濕了眼眶,心中堵的厲害.車停在樓下,劉安繞過了給我開門.我怕一睜眼淚就掉下來裝睡到底,他伸手抱我時我順勢就依過去了.

我們就住在一樓,劉安抱我上倆個台階,小聲笑,"小豬我們到家了……"

"劉安!"

一聲刺耳的尖叫猛的灌入耳膜,嚇的我激靈一下就把眼睜開了,先前含在眼里的淚順著眼角流出來.

送目一掃,看到我家門口守著倆個人.

一個是劉安他媽,剛剛那聲尖叫就是她喊出來的.坐在樓梯上,正要往起站.

另一個是大妹,半年多的婚後生活磨掉了她原有的靈氣.依門一站,那做派,那神情,那臉色,如同潑婦!

劉安把我放下,語氣平淡的道:"媽,大妹,你們怎麼來了?"

劉安他媽站起來沖到我們面前,抬手指著劉安鼻子喊:"怎麼著,你這我不行來了?這不是我兒子家嗎?我不能來?你是不是我兒子,是不是!"

劉安說:"是."

"那是你不讓我來的?"劉安他媽把矛頭指向我,吐沫星子橫飛,"我們老劉家倒了幾輩子大黴,娶了你這麼個兒媳婦!我這孤老婆子上兒子家來,還得看你臉!你算什麼東西!"

劉大妹一把扯過掛在劉安胳膊上的包裝袋,一件一件往出掏衣服,"媽,怪不得一天不著家呢,這是逛街去了.看看,看看,這些加起來得好幾千上萬吧!媽,這都是名牌,隨便拿出一件就夠我弟在看守所里吃幾天好的......"

劉安媽一聽瘋了一樣,揚手就往我臉打.

我揚手攔住,冷笑,"不願意看我臉色,你別來啊!我什麼時候歡迎過你?娶我倒黴?只要你兒子願意出手續,我們現在就去離婚!你們老劉家,我還真看不上!"

以前我顧慮劉安的心情,從來沒有和他媽面對面懟過.

現在我怕誰啊!

劉大妹指著我開罵,"長能耐了你啊,劉安,這就是你的好媳婦!一點也不把媽放在眼里!媽,她這樣,劉安能給我弟..."

"我,我......"劉安媽瘋了樣,甩開我手和牛一樣往我身上頂,"你這個婊子,我和你拼了!我們家幾代單傳,就要毀在你手上,我,我打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