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真正的馬冬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小喬,是我."

我大口大口喘氣,眼睛適應了光線後,看清面前人是周朗.

"認出我了?"周朗道,"別叫,隔壁能聽到.現在我放手,你別叫."

我連連點頭.

周朗把手緩緩放下,閃身把我從牆角放開.

光線驟亮,我看清這房間里還有一個人.

一個兩鬢有些斑白,帶著一身儒雅之氣的男人.這男人和牆上掛著的一個大幅照片長的一樣,那照片上寫著:馬冬.

馬冬從椅子上站起來,對我伸出手,"你好,趙女士,我是馬冬."

我伸手過去,握住,"馬先生,你好."

馬冬對我和善的笑笑,轉頭看周朗,"你說的那個女人,就是她?"

周朗點頭,對馬冬道:"是她."

馬冬坐會到椅子上,對我說:"趙女士,恕我直言,你運氣有點不好."

我看看周朗,對馬冬苦笑出聲:"是啊,誰會想到枕邊人會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呢?"

上次和周朗見面時他就說過我運氣不好的話,現在看來他是把我的情況和馬冬說了.

馬冬意味深長的看向周朗.

周朗摸摸鼻子,走向馬冬:"馬老師,這事她挺無辜的."

馬冬無所謂的笑笑,"的確......"

尾音拉的很長,然後不說話了.靠在椅背上,十指對在一起,發呆.

周朗雙手撐在桌子上,"馬老師......"

我看看周朗,又看看馬冬,看不懂他們之間的交流.

在周朗叫道第二聲時,馬冬抬頭看我,"趙女士很不安."

我下意識想否認,可在他深邃似能看透靈魂的目光中點頭,說出心中最直接的感受,"對.你和這間屋子對我來說完全陌生.周朗是我認識的,可,明顯現在他在求你,而且事情與我有關.好像,無形中我的命運掌握在你的手中……"我咽下口吐沫,長呼出口氣,讓高提的心盡量落下,"馬醫生,在這種情況下,我想安下來似乎挺難的,您說是嗎?"

"思路清晰,邏輯合理,觀察力不錯,口才還不錯."馬冬道,"趙女士,我很少給別人這樣高的評價."

我揚揚眉,"要我說謝謝嗎?為什麼我感覺馬老師這些評價的背後,是在說我大難臨頭?"

"小喬!"周朗回頭對我輕喝,"不許失禮."

"無礙無礙."馬冬笑著擺擺手,正視我道:"趙喬?小喬,這樣,這次的事我幫你,如果你最後能平安無事,作為交換可不可以考慮為民除害,把他收了?休息日也往我這里跑,真是煩死人了.他是狗,我可有老婆孩子要陪."

這態度轉變有點大,我啊了一聲愣住.

周朗耳根刷的一下紅了,"馬老師,她只是我高中同學,換成別人我也會這麼做!而且,她有老公."

馬冬用筆指指隔壁:"就快沒了."

在他指的同時,我手機剛好響起,劉安打進了的.

周朗正想說話,馬上閉嘴.

馬冬低頭,"接,說你在女廁."

我如他所說接起電話,對劉安說我在女廁,讓他先下樓.

劉安松了口氣,說,"我等你出來."

我看向馬冬,"等我出來?"

馬冬指指左側,用口型對周朗說,"走哪里."

我對劉安說好,掛了電話.在周朗拉我起身的時候,對馬冬問,"馬醫生,你打算怎麼幫我?"

指證隔壁的心理醫生是假的?

"現在一倆句話說不清,周一下午三點,這里見.你時間不多了,走吧."

我攥緊包,跟周朗走了.

左面是扇門,進去後是一個治療室.出去再開一扇門,就是走廊.

臨出去前,周朗問我,"東西你回家找了嗎?"

我啊了一聲反應過來,他說的是那個女人丟掉的東西.

我搖頭,說沒有.這周我死去活來的,哪還記得這事.再說,我那的確沒有!

"那就再找,一定要找."說著拉我出門,鑽進右邊女廁.周末,里面沒人.他拉著我轉了倆個彎,一個門口出現在眼前.

我驚訝,"你對女廁很熟啊!"

周朗拉開門,一腳把我踹了出去.

我啊的一聲,眼瞅著要摔,被站在不遠處的劉安伸手抱住了.

"老婆,沒事吧?怎麼會摔?"

我掙開劉安懷抱,搖搖頭,"沒事,里面有塊瓷磚不平,我絆了下."

"沒傷到吧??劉安四下檢查下,說,"沒事,我們走吧."

我點點頭,轉身的時候回頭看了眼女廁門,已經關上了.

出了那座寫字樓,我們開車回我媽家.因為我說要上班,我媽特意叮囑,想知道這次咨詢結果.

我和那個常助理談得時候他什麼也沒說,所以我問劉安.

劉安臉上的笑很輕松,他說,"老婆,馬醫生說你正在好轉.真好,你不知道我有多開心."話鋒一轉,又道,"不過心理疾病的治療都是階段性的長久抗戰.他說你還要在吃藥穩固些日子.等他確認你問題不大了,你就可以去上班了."

"哦......"

安靜一會,我說,"那我下周一回公司說明下情況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