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出招吧!
g,更新快,無彈窗,!

周六劉安不上班,我們就住在了我媽這里.因為不用開車,劉安晚飯時小喝了點酒.

回屋關燈躺下沒一會兒,劉安翻身把我壓在身下,雙手滾燙的在我睡衣里上下撩火.

吻的特別深,像是要把我吃了一樣.

我推不動他,還不敢使勁掙紮,怕驚到我爸媽.

情急之下,使勁咬他舌頭一下.

他倒吸一口涼氣,把呼吸還給我.我喘,他更喘.黑暗中他的眼神幽深的極具侵略性,看我一會,把我雙手按在兩側再次吻上來.

我別開頭躺過,"別……不要."?

別用吻過別的女人的嘴來吻我,我嫌髒!?

"小喬,給我,我們好久沒有了……"他哼哼,手嘴不停.?

"……我,"我想了好一會兒,憋出句,"你拿套了嗎?我現在不能懷孕……"

是好久沒有了,上次就是我懷孕那次,也會是我們最後一次!?

劉安停下,翻身下去,平躺在我身邊大口大口喘氣.

我挪挪身子,和他拉開距離.他呼的起身,開門出去了.過了會回來再躺下,身上帶著水氣.

他伸手把我摟到懷里,親在我耳後,"睡吧."

我睡不著,在他去沖冷這會兒想了很多.在他胸口靠了會兒,道,"劉安,我感覺我好的差不多了."

"嗯."劉安氣息還是有些不穩,"老婆,我說過,你沒病."

我無聲嗤笑.

以前聽他這句話覺得他是在安穩我,現在才明白,他這是在說實話!

"我想回去上班."我說,"總在家里悶的慌,不如工作,能少胡思亂想.再說,本來公司就給了我半個月的假,眼下,我都休息了快一個月了.總不回去,我要被炒了……"

我畢業後在一家外企做會計,雖然只是個小會計,卻也干的有滋有味的.

這次小產,公司給我放了假.

不過,我的本意不是真要回去上班,而是給劉安一個信號,我要恢複正常了,他應該再次動手了.

果真,劉安沉默,許久沒有說話.

沉默了會兒,我又向前逼了一步,"老公,記得我大鬧旅館那次嗎?"

劉安嗯了聲,搭了話.

我輕聲慢語,"我想起來我為什麼去你公司找你了……因為我在你衣服口袋里發現了一個避孕套.原來我以為這是我幻想出來的,可昨天我收拾房間居然再次看到它……老公,我上個星期惡露沒淨不能同房,你隨身攜帶個避孕套做什麼?"

劉安抱著我的手臂明顯僵了下,不過只一瞬就放松了.

他揉揉我頭發,長歎,"老婆,從來沒有什麼避孕套……明天我帶你去馬醫生那里去複查.如果他說你去上班沒問題,那你就去,好不好?"

我偏頭,吻在他胸口上,乖巧的說,"好,老公,一切都聽你的."

劉安,出招吧.

周六一早起來,我們吃完飯後直接去的那個假心理醫生,常助理那里.

和往常一樣,常助理先是和我們夫妻兩個人聊.在劉安說了我最近大致有什麼不妥的地方後,常助理要求獨自和我聊.

劉安轉身出去,我趁常助理起身相送不注意,把手機調到錄制視頻的頁面,放在包里,把包對准他,打算一會錄下他和我聊天的過程.

可剛把包放好,常助理就把包拎到一邊去,說,"劉太太,我們開始吧."

我看著包心里各種不甘,那個角度根本拍不到常助理的臉.還好,能錄下聲音.

于是穩穩心,我們開始他騙我編的過程.

半個小時過去,常助理對我道,"劉太太,不在擔心,你的情況正在好轉.這樣,我和你先生聊一下."

安慰我幾句,如以往一樣把我打發出去了.

劉安進去後,我把手機拿出來看了看.我們兩說話的聲音錄的很清楚,里面我一再的提到他全名馬冬醫生,他也答應了.

只是沒有他的臉.

把視頻界面關掉,我開始看治療室外面的小客廳.我第一次來時,這里擺滿了馬冬的生平和所得到的獎項證書,上面都有這個假的常助理的照片.

我隨便拍一張,就可以和我手機里的無畫面視頻一起做證據.

可惜,獎狀生平等等還在,可照片卻都沒了.

我望了眼治療室緊閉的門,轉身出去.

上次周朗和我說,真正馬冬醫生的治療室,就在這層樓的拐角處,就是那個女人去的那個房間.

走到拐角處那個門前,我愣住.門上沒有任何標識,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扇緊閉的門.

而且,連個門鈴都沒有.

我要不要敲門進去看看,如果真有人給我開門,我進去後要說什麼?

如果被攆出來,會不會驚動劉安,讓他心生警惕.

這個真正的馬冬,我一定要認識,可不是今天.

現在還不是時候.

剛要轉身離開,面前的門突然開了.一只手伸出來,拽著我的胳膊把我扯了進去.

我嚇的驚叫一聲,一只帶著煙味的手立馬捂住我嘴,把我抵在牆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