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我嘴角的笑還掛著,眼淚卻顆顆滑落……
g,更新快,無彈窗,!

第一項,牛奶.

在沒吃假心理醫生給我的藥前,我就有迷糊的時候.當時我當成是小產後心情不好神思恍惚.現在想來,應該是牛奶出了問題.

如果牛奶真那麼助眠,為什麼這幾天吃了周朗換過的假藥,又喝牛奶後,我並沒睡那麼快.

唯一的解釋是,劉安覺得我吃了那些藥後,沒有必要再在牛奶里下藥了.

牛奶是在超市里的買的成箱奶,包裝完整.

我翻看了幾眼,開始翻家中的抽屜,找可能存在,會讓我暈睡的藥.

所有抽屜里沒有,我又把家用藥箱拿出來.里面放的是常備藥品,什麼感冒藥,退燒藥,消炎顆粒……

我拿出一個空瓶,把每種藥都拿出一粒,單個用紙包好,拿筆標好放進去.?

我大學室友的妹妹是藥劑專業,現在在某個藥廠的研發處工作.我把這些藥送過去,讓她幫我檢驗一下.

把家里每種藥都搜集齊後,我又翻衣櫃,把劉安的衣物全都扔在床上,一件一件拿在眼前細翻細看.

電視里不都是這樣演的嗎?出軌的男人衣物上會帶著另一個女人的毛發或是口紅印什麼的.

只可惜,無論是洗淨的還是放在洗衣籃里沒洗的,都沒有別的女人的痕跡.

看來,在我上次發現避孕套後,劉安在這方面更加小心了.

想到這里我沉思起來.

如果我發現避孕套只是偶然,劉安是怎麼從旅館脫身,讓我找錯人的?

那天我可沒有告訴他我會去他公司找他,我打車跟著他他更不可能知道……?

難道,那天的事是他安排的?故意讓我發現避孕套,然後引我去旅館,導演了這麼一出戲,讓我神經混亂,以為自己瘋了……

想明白這點後,我放棄在家中找另一個女人的痕跡.

如果這是劉安一手導演,那他不可能讓家中出現任何東西.除非,除非我的'病’情應該加重了……

手機突然震動,把我從沉思中拉回來.這是我定的鬧鍾,是劉安中午快回來的時間.?

我關掉鬧鍾,把半長不短的頭發揉亂,鑽進廚房.

把米不放水放在電飯煲里,又拿個空炒鍋放在灶上,我把火點著.剛想轉身回客廳,又走回去.

如果劉安確認我瘋的挺嚴重,會不會短期內就不會行動了?

這不行,如果他不行動,我又怎麼去找證據.

眼下我已經對在家里和他手機上找證據不報希望.沒事,你們沒看錯,他的手機上我不會找到任何證據,因為他手機現在對我是敞開狀態.

我倒是可以在家里安一個攝像頭……只是要想用監控拍下他害我的證據,前提也是要他動手.

所以,我現在還不能'病’的如他所願,要正在好轉才行.

對了,我的手機……

我的手機對劉安是敞開狀態,如果他看到我周朗通話時間那麼長,肯定會有所懷疑.

拿過手機,我利落的把周朗昨天和我通話的記錄刪除.

刪完後手一滑,手機一下子掉到了正燒著的炒鍋里.我下意識伸手去拿,燙的手上通紅一片.?

劉安在這時候開門進屋.

屋子一片混亂,我舉著燙傷的手站在灶前,臉色慘白,鍋里干燒,躺著一只手機……

三十秒內,劉安沖進廚房,關掉灶台,拉我到水池里用涼水沖手.

兩分鍾後,劉安拖我到滿地狼藉的客廳,在翻亂的藥箱里找燙傷藥.

五分鍾後,我手被包成粽子,劉安虛脫的坐在地上,把雙手捂在臉上.

過了好一會兒,他強撐出一個笑,牽著我沒傷那只手,問,"小喬,發生什麼了,你在干什麼?"

我歪頭對他笑,"給你洗衣服,給你做飯.劉安,對不起,我做砸了,你可不可以別怪我."

劉安跪蹲在我面前,輕捏著我左肩安慰道,"小喬,你沒做錯,你很棒,真的很棒.你乖乖坐著,我收拾一下,聽話."

說完,輕輕吻我嘴唇一下.

我順從點頭,靠在沙發上.

劉安深吸口氣,站起身來收拾屋子.撿起幾件衣服,突然一腳踹向茶幾.

茶幾咯吱一聲移動幾米,頂在門口的牆上.

我仰頭看他,問,"老公,我惹你生氣了?"

劉安回頭看我,眼圈通紅,扯扯嘴角笑了,"老婆,沒有,我在生我自己的氣.我沒有照顧好你."

他把茶幾挪正,轉身去洗手間.門關上,里面傳出嘩嘩流水聲,里面夾著他低聲嘶吼.

我嘴角的笑還掛著,眼淚卻顆顆滑落……?

劉安,我相信此時此刻,我們還是相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