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東西在你那里嗎?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把臉貼在他胸口,悶聲悶氣的說,"噩夢."

"什麼噩夢?"

"不記得了,劉安,抱著我睡."

"好,我熱點牛奶給你喝."

喝過牛奶,我窩在劉安懷里睡安了.

早辰睡的還迷糊,劉安把藥喂我嘴里,用水送下去後,拍拍我後背走了.

"老婆,早飯做好了,你一會醒來自己吃.中午回來我給你做好吃的,你自己乖乖的不要出門."

我點頭點頭再點頭,在被子里窩舒服了繼續睡.

剛睡一會兒,電話鈴聲大作.一看,是我媽的.

我接起來,我媽輕聲問,"小喬,你是不是心里有話憋著,要和媽說啊?"

"啊?"我抓抓頭發坐起來,被她問的迷茫,"媽,怎麼了?"

"小喬,"我媽問,"你在什麼呢?"

"我剛醒."我心中升起愧疚,輕輕嗓子,對我媽道,"媽,我真沒事了,我這兩天狀態很好."

手機里,我媽真真切切的悲泣了一聲,"嗯嗯,好就好.小喬啊,你別有事,爸媽不能沒有你."

我心狠揪一下,眼淚洶湧而出,"媽……"

也不知道是誰先哭出聲,我們母女在電話里放聲痛哭,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過了好一會兒,我媽說,"小喬啊,回家,乖,快回家,外面風涼."

我連嗯了好幾聲,"我一會兒就回."

無論何時,爸媽那里都是我的避風港.

這次哭的厲害,掛掉電話時我腦仁抽抽著直疼.下床洗把臉收拾收拾東西就想出門,一開門,劉安氣喘籲籲地站在門口.

我看了眼手機,才十點,"老公,你怎麼回來了?"

劉安九點上班,現在也才一個小時而已,怎麼就回來了?

劉安扶牆咳了兩聲,對我道,"上班一半突然心慌,我就回來看看,反正近……"掃我一眼,道,"你這是要出門?"

我點頭,說回我媽那里.

"先別回去了."劉安推我回屋,去洗手間擰了條濕手巾出來,一邊往我眼睛上輕摁,一邊說,"眼睛哭這麼腫,回去媽看到要擔心了."

也對.

我順從的坐到沙發上,"我自己來吧,你快回去上班."

上個星期他因為我已經把年假用沒了.

"總經理不在……不差這一會兒."劉安小心翼翼的幫我敷眼睛,問,"又做噩夢了?"

我搖頭,"是媽,媽打電話……"心還酸著,我握住劉安手,看著他眼睛道,"劉安,我的病一定會好吧?"

劉安一瞬不瞬的看著我,好一會兒,挑唇笑了,"說什麼傻話呢?老婆,你沒事.相信我,你一點事也沒有.用不上兩個月,你就……"

手巾擋在我眼前,他的臉消失不見.

"兩個月,我就好了?"

劉安揉揉我頭,轉身去了洗手間,"就一切愁云都散了."

他背影莫名的有些落寞.

我當天沒有回娘家,本來想周二回,結果周二一早我媽打電話,說我堂嫂有孕,她和我爸要回我爺爺奶奶那里,要周三才能回來.

這要是以前,我肯定是要去的.可眼下我和那邊親戚斷了,實在沒必要過去惹這個氣生.再加上,我現在還病著……

于是和我媽約,等他回來我再去看她.

周三中午,劉安中午回來和我吃完飯,我一直猶豫著要不要和他說我出去和周朗見面.

最後還是沒說.

和老同學聚聚沒什麼,可不知道為什麼,我感覺劉安對周朗很排斥.怪的是,我下意識也有點排斥劉安知道我和周朗見面……

劉安走後,我收拾利落自己,拎包出門,去赴周朗的約.

我到時正好兩點,一走進去,就看到周朗倚在吧台前等我.近來天氣轉暖,他外衣脫下來在手中拿著,里面是件針織衫.

"老同桌,咱們第一次約會你就遲到啊?"周朗向里擺擺頭,示意我和他走.

我摸出手機看了眼,"有病,正好兩點,我哪里遲到了?"

"我早到,你就是遲到."

"和高中時一樣不要臉.對了,你怎麼突然轉學?"

"天天被你逼著改名,誰受得了啊!"

我倆相視大笑.

坐下後喝了一杯咖啡,說笑幾句,我把話題引到正題上來,"周朗,你找我到底什麼事?"

周朗哦了聲,撓撓頭不好意思的對我笑道,"那個女的,我認識.她那天吧,弄丟了點東西,這些日子一直在找……所以……"

"你懷疑那天我們撞到後,她的東西落到了我這里?"當時那女人看上去很急的樣子,東西放錯包也有可能.

"所以在你那里嗎?"周朗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