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噩夢
g,更新快,無彈窗,!

一個挺漂亮的女人,穿著一身鮮紅的衣裳.

我看了會,拼命去想,"我……這人有點眼熟."

"對,就在這里."周朗指指外面,"當天她也來看心理醫生,你遇到過她,和她說過話沒有?"

我搖頭,"沒有,我當天沒在馬醫生那里看到她,就我一個人……呀,"我突然想起來,輕叫了聲,"那天我和她撞到一起了,東西散了一地.不過各自收拾好就都走了……"

周朗一擊掌,"這就對了!小喬,你聽我說……"

"小喬,小喬!"劉安在外面叫,一聲比一聲大.

"周朗,你有事快說."我著急出去,"我老公在找我."關鍵也怕劉安誤會.

和老同學躲在步梯間里說話,被發現有點解釋不清……

"你還在吃藥嗎?"周朗問.

我心里一暗,"是,你怎麼知道."

周朗拉著我往樓下走,邊走邊道,"不吃藥誰來這種地方.別說話,跟著我走,你也不想被你老公看到和我在一起吧.其實咱們沒什麼事,就是在這里有點解釋不清是不是?"

"那你還不放開我!"

"下樓,坐電梯去樓下,然後你和你老公說你下樓了就行."

的確好主意.

周朗把我拽到下一層的電梯前,送我進去,按了一樓,轉身又出去,對我說,"小喬,下周三兩點,藍語咖啡廳,你出來見我.一定要出來見我."

"不是,周朗."我看著電梯縫里越來越窄的他,焦急的說,"我出不去,我,我有病."

周朗單手叉腰,對我比了個OK的手勢,"小喬,你沒病.不,准確的說,我有治你病的藥.下周三兩點,不見不散……"

散字落下,電梯門正好關死.

我看著鏡子里有兩分人樣了的自己苦笑,周朗這什麼人啊,怎麼和高中時一樣說風就是雨.

電梯才運行,我電話就響了.我直到到了一樓,才接起來.劉安問我在哪里,我臉不紅心不跳的說,我悶,下樓了,剛才沒接電話是沒聽到.

劉安長松一口氣,叮囑,"小喬,你別亂跑,我拿完藥就下去.老婆,千萬別亂跑,千萬千萬!"

"劉安,我這兩天挺好的,我不亂跑,真的."

我再三保證下,劉安掛了電話.

我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等,沒一會兒,劉安和周朗一起出來.

我站起來剛要說話,周朗先出聲了,"老同桌,你也來啦,我以為你老公一個人來看病呢."

我,"……"裝的真像.

劉安嘴角挑挑,"是,我們現在要回去了."

"行,那咱們有機會再見."周朗比了個OK的手指,用口型和我說三.

劉安一回頭,他晃著車鑰匙,吹著口哨吊兒郎當的走了.

"你這同學毛躁躁的."劉安把裝了藥瓶的紙袋換到另一只手里,拉著我道,"我正找你,他突然撞過來,把藥撞散了一地……"

我心不在焉的嗯了聲,心里有點愁,我這一天好一天壞的,怎麼赴周朗星期三的約?

而且,他找我有什麼事兒?

這次馬醫生給開的藥療效似乎更好些,吃完後我沒有頭沉想睡的現象.

周日陽光特別好,我心情好,劉安心情也不錯.于是開車,帶著回我爸媽家.

這段時間我病的厲害沒有回過娘家,也沒和我媽打過幾次電話.見我們回去,我爸媽特別開心.就是,兩位老人家神色都顯疲倦,看得出,他們這段時間沒少為我操心.

我們在我爸媽家吃了晚上飯才走,走前,我媽把劉安攔在廚房,淚眼婆娑的說,"小劉啊,我和你爸商量了下,想著,拆遷那套房子要現錢,不回遷了.然後,你和小喬就住到這邊來,行不?你辛苦點,上班開車去開車回.小喬在家,我也好照顧些.拆遷的房款給小喬治病.這些,你先拿著……"

說著,往劉安手里塞了一張銀行卡.

這存折我認識,里面放著我爸媽這些年所有積蓄……

劉安沒收,放到冰箱上,說讓我媽放心後,拉著我下樓了.

我媽在後面叫了幾聲,"小劉,小劉……"我爸穿上衣服就往下追,"你們這兩孩子,拿著,拿著."

我眼淚狂飆,拉著劉安的手瘋了樣往下跑.

坐回到車上,劉安抽出紙巾一點點擦我眼淚,"別哭,別哭,我心疼,爸媽看到也心疼."

看著追下樓的二老,我強撐出一個笑對他們揮揮手,讓劉安開車.

當天晚上睡的極度不安,幾次在夢中驚醒,一臉淚水.

凌晨二點,我抱著床頭下地,躺在劉安後面緊緊抱住他.我手臂剛攀上去劉安就醒了,他轉過身來抱住我問,"怎麼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