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九章這個女人,你見過嗎?
g,更新快,無彈窗,!

"你怎麼了?"周朗圍著我轉了一圈,"怎麼感覺不對勁……"

"……哦,我有點不舒服."我對他笑笑.

"你先別走,趙喬,等我下."

"什麼?"我反應過來這句話時,周朗人已經不見.

可好像只一會兒,他又出現在我面前.我問,"你要去哪兒?讓我等什麼?"

"沒什麼."周朗氣喘籲籲,我手中一空,又一涼.

我低頭看,我手里賺著藥瓶,周朗手剛好抽走.

"……"我沉默.

"媽的."周朗狠聲罵了句,"趙喬,你可一定要醒,我有事問你."

"……"

我迷茫時,劉安回來.

兩個人打了招呼,劉安帶我回車上.他問我,"老婆,你老同桌和你說什麼了?"

我扭頭看他,"什麼老同桌."

劉安笑了,抬手摸摸我耳朵,"沒什麼.老婆,你不知道我多愛你,我們回家."

我當然知道劉安有多愛我.

他愛我到,在自己大學學費還無著落的情況下給我過一個讓同學羨慕的生日.他愛我到,在他整個家庭都排斥我的情況下,把我攔在身後給我遮風擋雨.他愛我到,在幾次婆媳交鋒中都堅定不移的選擇站在我這邊.

現在我得了這種病,他依舊對我不離不棄.

我狀態很不穩定,意識不清晰時只會發呆,等發現自己做錯事,比如打開天然氣沒關或是拿著刀子四處亂轉,會自責痛哭.

有好幾次清醒過來時我被他緊緊抱在懷里,屋子里一片狼藉,而他滿臉淚痕的不停說愛我.

清醒時我會想,離婚吧,離婚了他就輕松了,我就再也不會拖累他了.可糊塗時會把他纏的緊緊的.我怕他離開我,怕我病的什麼也不記得,最後連他都忘了.

還好,這樣混沌的日子我並沒有過太久.可能是馬冬的藥有了效果,周四周五我都很清醒.

沒有發脾氣沒有發呆沒有砸東西,睡的好吃的好作息正常,還給劉安做了飯.

我明顯感到劉安輕松很多.

我又何嘗不是?如果我一直這樣下去,我們的日子真的是全毀了.

星期六又去見馬冬,我和他單獨聊天.

我真心想自己快點好,所以很配合馬冬的尋問.最後馬冬下了結論:"劉太太,你的病情加重了.上次你無法和我交淡,所以我也沒有細問.現在,你能和我說下,你上周一,為什麼突然之間情緒激動,去旅館,找你丈夫呢."

我這幾天糊塗,對那天的事也弄不明白,可過程記得很清楚.

于是,把我所發現,所看到的都和馬冬說了一遍.

馬冬聽我說完,沉默了下,道,"劉太太,我記得你上次和我聊天,說發現劉先生的手機微信上有一個叫小雨悠悠的人.而我明確的告訴過你,這只是你的幻想."

我咬唇.

我知道是幻想,可我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那天在看到那枚避孕套時會那麼篤定小雨悠悠是真實存在的!

"這樣,劉太太,我事後了解了一下你家里的情況."馬冬看著我,推了推眼鏡,道,"你說,你先生和小雨悠悠聊天,說你婆婆不喜歡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個女孩,因為他們家幾代單傳.可,據我所知,你老公還有個弟弟.這,不符合幾代單傳的說法吧.劉太太,你要努力保持自己正常狀態,分清現實和幻想才行."

我沉默,揪著手指不知所措.

對啊,我怎麼沒想到這個.雖然劉安父,祖父,父親都是哥一個,可到了劉安一這輩,劉安有一個弟弟,已經打破了幾代單傳的說法……

我抬手揉太陽穴,頭疼的厲害.

劉安推門進來,把我抱到懷里輕聲道,"老婆,別想了,越想頭越疼……你出去等下,我和馬醫生說幾句話,然後給你拿藥."

我點頭,出了馬醫生的工作室.

在走廊里呆站了會,電梯叮的一聲響了.

我回頭看過去,正好周朗走出來,眼睛正盯在我身上.

"你果真在."

我點頭,"怎麼,你找我有事?"

周朗笑了,"不錯不錯,比上次看起來強多了,氣色也好了."

病人,有人一說都會怯.

我有些尷尬的理理頭發,小聲道,"你要是沒事,我……"

"有事."周朗看了眼四周,拽著我胳膊進了步梯間.門一關,把手機舉到我眼前,"這個女人,你見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