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八章吃藥
g,更新快,無彈窗,!

我愣在原地.

他不是劉安,他是誰?

不對,我眼睜睜看著劉安進來的,劉安去哪兒了?

我走錯房間了?

顧不上那男人一連懟我幾下,我轉身就往外走,"對不起,我走錯房間了."

走廊里光線昏暗,我拎著高跟鞋,披頭散發的在走廊里挨個敲房門.

"劉安,你出來,我知道你在這里."

"劉安,你混蛋!"一連敲了幾個不是,我又慌又氣,痛哭出聲,"劉安你出來!"

越來越多的人出來,先是罵罵咧咧,後是指著我竊竊私語.

"這女的,瘋了吧?到底敲門,干什麼呢?"

"好像捉奸呢."

"劉安是她老公?"

"報警,報警……服務員,你們管不管,不管投訴了."

兩個打掃房間的阿姨把我攔住,架到了堆放換洗床單的地方.

我腦子里嗡嗡直響,一片空白,圍在門外的人不停的對我指指點點.

不知過了多久,警察出現在我面前.又不知過了多久,劉安沖進雜物室.

他拉起我緊緊抱在懷里,一個勁兒的對警察說對不起添麻煩了.

等到警察把無觀人員疏散開,劉安才松開我,問,"小喬,你在這里干什麼?快把鞋穿上,你現在不能著涼."

不待我回話,全程看熱鬧的衛生阿姨說,"她來捉奸,說她老公出軌.砸開好多房門,還把一對未婚夫妻給打了."

"出軌?"劉安不敢置信的看著我,"我,出軌?"

"我看著你進來的!"我篤定的道,"劉安,我到你公司樓下,親眼看你出來,打車去和一個女的見面,然後進了這里……"

"小喬我一直在開會,直到剛才警察給我打電話說你……"劉安敞開衣裳把我裹進去,"回家說,回家說,這里不是說話的地方."

接下來我們進了派出所,做了筆錄後又經過警察協調,給那對男女賠了醫藥費.

離開派出所時,負責我們案件的警察說,"……抑郁是種挺嚴重的病,可千萬別耽擱了."

被打那女的說,"什麼抑郁症,十足一個瘋子!"

劉安抿著唇,拉我上車.

車子開出五十米,我情緒突然崩潰,伏在車前放聲痛哭.

到底什麼是真什麼是假!

劉安到底背叛我沒有!我明明很清醒,可為什麼眼前所有的事都很糊塗!

劉安把我抓到他懷里,哽咽,"小喬,我下午不去公司了,我帶你去看醫生.你沒事,你一定會好的你相信我."

劉安再次帶我去看了心理醫生,還是那個馬冬.不同的是,這次不是在他的工作室,而是在約在一起很有格調的咖啡廳.

去洗手間時,我在鏡子里看到了我是如何狼狽.

身上隨意批著一件大衣,齊肩的頭發四下散亂,有幾絡粘在了額頭上.臉上一個紅腫的巴掌印,一碰火剌剌的疼,可我根本不記得這是誰打的.

臉上血色全無,嘴唇是淡青色.

重要是眼神,哭的紅腫的眼睛沒有一絲色彩,發呆,發愣,像沒了魂魄一樣.

我捂著臉,放聲尖叫.

這不是我,不是!

曾經的趙喬是何等風采奪精,鏡子里這個瘋女人怎麼可能是我.

劉安破門而入,在幾個女生的謾罵聲中把我擁出去.他一把梳理我的頭發,一邊低聲安慰,"小喬,沒事,真的沒事.小喬,我愛你,你這樣我心疼."

回到卡座,我窩在劉安懷里,喪失了思考.

馬冬來的挺快,聽劉安說了我的症狀後,摸出一瓶藥給劉安,說讓我一天吃三次,會控制我現在的情況.

他想和我聊天,可我打心理抗拒.最後他道,"下周六,我們好好聊一聊."

馬冬走後,劉安帶我回家.吃了藥後,我沉沉的睡了過去.

接下來的幾天我過的很恍惚,一睜眼一閉眼,天黑了,再閉眼再睜眼,天亮了.意識也迷糊,有時混沌一坐就是很久,有時清醒,可以正常給劉安做飯洗衣.

劉安對我呵護備至,推了所有加班和應酬,只要有時間就往家里跑.

周六,劉安帶我去看心理醫生.

看著眼前的馬冬我神思有些發木,有一句沒一句的聊了會兒,他把劉安叫進來問了下我上周的情況.

在聽說我沒跑沒鬧,沒夢游沒丟一天後,對劉安說,"吃藥保持吧,下周六如果沒好轉,我建議催眠療法."

劉安點頭,"只要能有效,什麼方法都可以試."

拿完藥,劉安帶我下樓.他去取車,我拿著藥在樓下等他.

沒一會兒,一個人走過來,站在我面前,"趙喬?"

我抬頭看他,好一會兒,認出來人,"周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