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四章養兒養女都一樣
g,更新快,無彈窗,!

"周朗啊!"我笑了,"他是我高中二年級時的同桌."

說是同桌也不全算是.

我上的高中在市里是屬一屬二的了,幾乎每學期開學,都會有轉學或是插班的學生.人巨多,一個班坐七八十人,座位幾乎都是挨著的,只中間有兩條小道供人勉強通過.

我正經八百的同桌是個可愛妹子,周朗在我左邊,因為桌子緊挨著,所以也叫同桌.

本來我們之間相互無事,只到有一次我向周朗請教數學題,吐沫一噎把朗叫起了郎--周郎.

按理說吧,叫錯也沒什麼,別人也有音混的時候.可那天周郎抽了瘋一樣,京劇腔的回了句:啊,愛姬小喬.

我日!聲音還巨大!別說班里的同學聽見了,就連剛進屋的班主任都掃到了.

我們當時的班主任是個剛畢業沒幾年的年輕老師,平時和我們十分聊得來.當即回了句:喲,周相公,你可別讓曹賊把小喬搶去鎖在銅雀台!

日!

當天班里同學就沸騰了,見到他叫周相公,見到我喊小喬夫人.

第二天,發展到半個學校,第三天,初中部也知道了……

後來我就逼周朗改名,改改改,非改不行!

周朗問我為什麼改,我說,我憑什麼改啊,我爸姓趙我媽姓喬,我就不改!

打打鬧鬧,瘋瘋癲癲的鬧了一個學期.

高二下學期開學一個月左右的時候,周朗轉學了.我剛開始以為他是請病假什麼的,直到有人問老師才知道他轉走了.

于是班上又出一個梗:小喬,你家相公沒讓諸葛亮氣死,反倒讓你氣走了!

笑笑哈哈把這段過往和劉安說完,我道,"十幾年了,沒想到會遇上,我都認不出他了."

劉安把車開進我爸媽所在小區,醋意滿滿的說:"我也想和你同桌."

我心里甜甜的,伸手掐他:"有病,都同床了,還和人家同桌過的吃醋."

因為事先和我爸媽打過電話了,所以我爸媽早就准備好房產本在家等著了.

回到我們那里,登記處人滿為患.

有老年人拿著本來的,也有年輕人拿著本來的,有高興的,還有不高興的.

劉阿姨家就屬于不高興那種.

劉阿姨家有兩個兒子,老大結婚時,老兩口省吃儉用,給老大家房子付了首付.老二結婚時,家里實在沒錢了,老兩口就說讓老二和他們一起住,以後這老房子就給老二了.

老大房子首付花了三十萬,老二結婚時老房子的價錢也就是二十萬左右.

當時老二雖不滿意,可老大沒意見.

可這兩年時間還沒過,老房拆遷了!按著市值估下來,能分到一個全新的房子不說,還能另落一個底商.

這回老大家不干了,老大媳婦說如果劉阿姨家要是不能一碗水端平,那這日子就別過了,孩子給老劉家一扔,離婚!

老二媳婦也放話了,當年她一分彩禮沒要,說好這老房子給他們,當時老大家也是同意的,現在反悔?沒門!

如果劉阿姨家說話不算話,那她就打掉肚子里五個月大的孩子,離婚!

劉阿姨和我媽街坊一輩子了,拉著我媽訴完苦,指著我和劉安說,"你看看你家小喬,多好,你姑爺多疼她.這時候啊,養兒子不如養女兒.都說養兒防老養兒防老,可你看哪個不是養丈母娘去?多了更沒用!小喬,我和你說,孩子就要一個,要個姑娘,就行了!兒子沒用,沒用!"

我媽還要搭話,我爸拉著她就走了.排隊時當著劉安面和我媽說,"那是他們家孩子沒教好,兒子姑娘的,都一樣,養老也一樣."

這時我才發現,劉安臉色不怎麼好.

過後,我爸和我說,劉安要是背地給他媽錢,我千萬別管.不僅別管,時不時還要提醒上一句,讓他給他媽打錢.都是當父母的,他理解劉安媽媽的不易.她再怎麼不對,我老公也是她生養的.

這道理我明白,不過我只能做到他給錢不管,至于主動給錢……

不好意思!我心里有氣,做不到!

沒一會兒,就到我們登記了.登記的人員,是我爸同事,其實在場的大約都是同事或是同事家屬的關系.

按著房產證上的坪數登的,然後在後面畫了個小點,和我爸揚揚眉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