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十一章心理醫生
g,更新快,無彈窗,!

我爸原來在紡織廠當會計,這套老房子是廠子集資建立的家屬樓,算起來年齡要比我大.單位建房就這樣,實用面積會比房產證上的面積大,買的時候也是按房產證上的面積算的錢.

我爸這老房子房產證上寫的是五十六點二平,實際上得七十多平,不然怎麼可能是寬敞的兩室一廳通透格局?

本來這種廠子的家屬樓新建或是翻新的可能性都不大,我們也從來沒有聽說過.可誰知道紡織廠的老板腦子搭了哪根弦,紗不紡了,要進軍房地產行業.

沒地皮簡單,把我們小區里十幾橦六層家屬樓推了,建六橦二十幾層高層,一部分夠我們原住戶回遷不說,還能賣不少.

消息一出來,家屬院里人的樂壞了.這麼多年城市一直在發展,可位于西邊的老區始終沒動靜.眼瞅著有人上門給錢,態度都很積極.

我聽完說,就明天一天?明天不是要帶我去看醫生?

劉安說,沒事,明天上午我帶你去看醫生,下午回來再去登記就行.

"很好排隊?咱們掛號了嗎?不用很長時間?"

劉安洗了個蘋果咬一口,遞給我後坐在我旁邊使勁拍了我額頭一下,"熟人,不用掛號.而且,你也沒病,就是去看看解心疑."

我嘿嘿一笑,窩在他懷里啃蘋果,"看完醫生回來,直接把爸媽接著,他們是老廠人,沒准能多要幾個花花."

心里沒事了,感覺劉安什麼舉動都是愛我的.

我本以為劉安會帶我去醫院,卻沒想到去的是一個心理醫師的工作室.

心理醫生名叫馬冬.

我們進到工作室,看到馬醫生的名牌後,我笑抽的和劉安打趣:你說,他女兒是不是叫馬冬梅?

劉安抬手捏了我臉一下,讓我別口無遮攔.說馬冬很有名,是本市屬一屬二的心理醫師.還搞出手機用百度搜出馬冬的百科來給我看.

的確是很有名,說是美國留學回來,已經從事心理醫師行業近二十年,手上成功案例近千.

我把手機上的字看完,劉安和我說,能約到這里的號非常不容易.是他手下業務員跑的一個醫院業務,和他對接的那個醫院人員的妹妹的大伯嫂的親二姨的侄媳婦兒的阿姨--在這里打掃衛生.

劉安一句話說完,我不僅彎沒繞過來,連氣都沒順過來.

長呼出一口大氣後,我說,老公,辛苦你了.

繞這麼多彎,一定很難吧.

劉安抱抱我,說沒什麼,為了我一切都值得.

我們沒等一會兒,就有助理來叫我們進去.助理長的挺漂亮,一身職業裝穿在身上,要胸有胸,要腰有腰.

見她對我柔柔的笑,我也對她笑.

馬醫生已經在治療室等著,就倚在辦公桌前面.看到我們,笑著向靠窗的沙發前擺了擺手,"劉先生,劉太太,請做."

我有些忐忑,拉著劉安的手和他一起坐下.

還是第一次有人叫我太太,這個名詞對于我們這樣的市井小民來說實在是太少接觸了.

可見,馬醫生服務的客服,大多是非富即貴的.

這是不是也證明,他真的很厲害.

等到馬冬也坐下後,我笑著搭話,"沒想到馬醫生這麼年輕."

百度和外面的名牌上,都寫著馬冬今年已經年近五十.而我眼前這個男人--打扮休閑得體,氣質儒雅,而且長的也不錯.

怎麼看,都是三十歲出頭,不到四十歲的樣子.

馬冬笑的溫和,回我道,"謝謝劉太太誇贊,大家都這麼說我,可能是因為我長的白的原因吧."

我是來看病的,幾句話客套下,沒深聊,就把話題引到了正題.

總的來說,就是說下我的症狀,近來有什麼不對的地方什麼的.

于是我和劉安他一言我一句,將我沒了孩子後的事一條條全說了,還有我精神恍惚的事.

馬冬一邊聽一邊記,時不時還問幾個問題.

最後,問我,"你最近睡眠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