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越想越亂
g,更新快,無彈窗,!

我回去看看超市小票,如果上面是星期二,那我就是過丟了一天.如果上面是星期三,那我記憶就是正常的,是我把星期三當成了星期二來過,而且,也沒有來我媽樓下.

那,來我媽樓下的那個我是怎麼回事兒.

哎呀,我腦子里全是漿糊,越想越亂.

突然,廚房里又響起說話聲.

劉安說:爸,我想帶小喬去神……心理科看看,想征求一下您和媽的意見.

我爸媽是那種很傳統卻又很開放的人.

比如說,他們堅信女人要找個老公,生一兩個孩子才是正途,對于現在社會上的高齡不婚白骨精持反對意見.可他們又覺得世界這麼大,得什麼病都有可能.生活狀態了,那該就醫就就醫,該看看就看看.

所有劉安把話說完了,我爸說,行,看去吧.早發現早治療,當然,沒有更好.

晚上回到自己家,我問劉安,是不是真的覺得我有病.我說我覺得我很正常.

劉安說,就是看看,像爸說的那樣,沒有更好.小喬,咱們就是去看看,你別多心.

說完,去給我放洗澡水.

我說我沒多心,我就是覺得我沒病.我上幾天是有點恍惚,可我今天很清楚.

坐在沙發上,我側身把茶幾下面一個記事本拿出來.

貧家不易,要行勤儉之道.我們結婚後,所有買東西的小票都不扔,存留下來計算生活成本.一年下來頗有成效,劉安半年前買了輛車就是證明.

其實我們用不到車,劉安離他公司太近,而且現在升了副經理的職位,不用像以前那樣出去跑業務.就算要出去,公司也有公車可用.

可能他對我們結婚時我爸要求他買車的事耿耿于懷,到底是不顧我的阻攔買了.

打開記事本,我翻出夾在里面的一摞小票.

沒有星期三的超市小票,只有星期二的.

星期二的超市小票上,寫的我買了一份排骨,兩斤蘋果和一袋饅頭.

我看著上面的菜品,腦子又攪起了漿糊.

如果我少了星期三,我記憶里的事是星期二發生的,那就是星期二我們吃的海鮮湯.

可為什麼,小票上是買的排骨和蘋果?我記得那天的蛤蜊是我新買的,當時賣海鮮的促銷員還和我說,蛤蜊是下午剛到的,特別新鮮.我心里鄙視都下午了,哪來的新鮮之說,可看著不錯,還是買了.

而且,我記得,排骨和蘋果我是周一買的.

難道,我記憶里的一天,我早上起來給劉安煮牛奶,晚上給劉安做海鮮湯是我幻想出來的?

對了,韭菜豆芽沒有吃完,劉安說有點辣胃,所以放冰箱里了.

想著,我沖到冰箱前去找剩菜.

可,沒有.冰箱里沒有剩的韭菜豆芽,除了幾只蘋果外,就是幾瓶酸奶.

劉安出來,看我笑道,在爸媽那吃那麼多還沒吃飽?

我拿出酸奶,對他說:"沒有,突然間想喝酸奶了."

劉安擦擦手,馬上把酸奶拿過去,"我給你熱下,你現在還是別碰涼的,冷的.往天是我沒注意,今天看媽不讓你洗碗我都注意到這方面.小喬,以後你別去買菜做飯了,洗菜時冰手."

我坐回到沙發上,腦子即清明又糊塗.等到劉安把熱酸奶放到我手里,我順勢躺到他懷里,問,"老公,你說如果我的胎沒停,女兒生下來是像你還是像我?"

劉安默了會兒,揉我頭發,"小喬,別想了,你這樣我很擔心."

我哦了聲,喝幾口酸奶,又問,"老公,下一胎我還想要個女兒.你說,你媽媽會喜歡嗎?"

"喜歡."劉安說,"我媽喜歡孩子,不管男女都喜歡.就是我爸去世對她打擊太大……"

"哦哦,看她把大妹嫁給那個快四十歲的瘸子,我還以為你媽不喜歡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