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就叫他劉安
g,更新快,無彈窗,!

殺人犯法我懂,這會兒我想的是:搜集他們要害我的證據以及害死我腹中孩子的證據,讓他們付出應有的代價,然後,離婚,投奔新生!

簡單說下我和渣男.

我們倆是同一個大學的,渣男比我高兩級.我大學入校時他迎新,直接拖著我的行禮給我送到了宿舍,還告訴我食堂在哪兒,圖書館在哪兒.留了電話加了微信,他成了我大學生涯中認識的第一個同學,交的第一個朋友.

為了敘述方便,我給渣男起個化名--劉安.沒錯,就是和珅家那狗腿子大總管.

其實他本名很好聽,會讓人起少女心那種.而且他人長的也不錯,不然我也不會第一面就給他電話和他加微信.

我大一整個學年都和劉安沒什麼聯系,大二開學,他來找我,讓我去和他一起迎新.我說你去迎美女啊.

他說不是,美女去年就迎到了.

講真,當時羞紅了臉.

我們宿舍四個人,三個都有對象了.我心里一直惦記著誰,只有我自己知道.

後來接觸就頻繁了,我也加入了他的社團,經常一起出去玩,一起吃飯什麼的.到了過年的時候,他向我表白,男女朋友關系終于定了下來.

這會離他畢業退校也就半年時間了.當時我問他怎麼不考研?他對這問題回避兩天後才告訴我,其實他們家條件不怎麼好,想早出去工作打拼.

然後又笑,說早出去打拼,也好早給我一個家,讓我畢業後不用為工作所憂.

我當時嘴都樂歪了,誰不喜歡自己的男人說給自己一個家這種話.沒過幾天,我就帶他回家見了父母.

我就在大學所在本市,父母也沒什麼大本事,就是普通工人.

劉安嘴甜,叔叔阿姨什麼的一頓飯吃下來,把我爸媽哄的很開心.當天晚上我媽問我和他有什麼打算時,我就把劉安的情況說了.

我媽說,看著是個本分孩子,可就這麼放棄考研有點可惜了.再說,上研究生不是不花錢嗎?他們家也不會現在就想他往家拿錢什麼的吧.

我說,非定向生是不花錢,國家還給補助什麼的,可那個好像挺難考.

我媽就說,考著試試唄,再想讓驢拉車,也得把驢喂飽啊!

因為這比喻,當時我們母女就笑瘋了.

其實我當時也有讓他考研究生的想法,自費一年錢也不算多,我和他努力一下,還是能掙過去的.再有,我家在市里有兩處房子.一處我爸媽住,離他們老廠子近.另一處是正經八百的學區房,我爸媽在我18成年時就掛在我名下了.我把這房子租出去,一年房租讓他上個研究生妥妥的夠了.

當然,這個還不能和劉安說.

一是考慮到他自尊.二是,我雖愛他,可我不傻,我要看他愛我到什麼程度,願意為我付出多少.

如果棒棒噠,我不介意為未來做投資.

當天晚上我睡的很晚,咬著牙在腦子把睡在地上的渣男凌遲了一千八百多遍.

天蒙蒙亮時,我把牛奶熱熱喝掉,逼自己睡覺.

我還有很多事要做,首先第一件,養好自己的身體.然後,才能和他們這對賤人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