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6,我不在,你有事可以給賀晨打電話.
g,更新快,無彈窗,!

袁媛挑了挑眉,有些不解道:"你干嘛笑成這樣?"

萬芊一邊笑一邊說:"我就是……高興."

袁媛傾身對著茶幾上一塵不染的煙灰缸正准備抖煙灰,突然停住了動作,將房間四處打量了一遍,"你給我打掃衛生了?"

萬芊漸漸止住了笑意,"嗯."

袁媛笑著抖落煙灰,"你弄這麼多乾淨我怎麼住?"

萬芊疑惑,"乾淨點住著不是更舒服?"

"我隨意慣了,弄這麼乾淨我怕住髒了."袁媛說完朝萬芊說了一聲,"謝了."

萬芊笑著搖搖頭,起身,"我回去了."

萬芊回到家洗漱好已經快凌晨一點了,拔掉手機充電器,看見屏幕上有一條未讀短信.

是單傅瑾發來的.

心跳突然跳快了幾拍.

點開.

我不在,你有事可以給賀晨打電話.

很符合單傅瑾風格的一句話,沒有甜言蜜語,很實在的一句話但卻透露了他的關心.

就像他表白沒有說我喜歡你,但卻說了如果將來他愛上了她會娶她.

萬芊喜歡這樣的表達方式,平淡真實.

嘴角噙笑的盯著屏幕上簡單的一句話看了半晌.

點了回複,編輯短信:明天幾點的飛機?

准備發送,視線瞥見右上角的時間00:48,猶豫了一瞬,又將信息刪了.

這個時候他應該早就睡了,還是不要打擾他了.

本來想如果時間合適的話,她可以去送一下他.

翌日,萬芊來到吾悅首府的時候單傅瑾已經走了.

大廳茶幾上壓了一張便簽,上面寫著賀晨的電話號碼.

萬芊將號碼存進手機里,坐在沙發上兀自發了一會兒呆便開始打掃衛生.

星期天,瞿朝陽在家,讓她中午不用回去,省得麻煩.

萬芊在單傅瑾那兒工作的事瞿朝陽還不知道,為了不讓瞿朝陽起疑,萬芊只能聽她的.

中午吃過飯後萬芊給袁溫打了一個電話.

問候了他一下,然後簡單聊了幾句便掛了.

兩人默契的只字未提表白被拒絕的事.

萬芊甚至都沒敢問他為什麼喝酒,只說讓他以後多注意身體少喝酒.

單傅瑾出差後沒給萬芊打過電話,連短信也沒有,仿佛他們並不是正在交往的情侶.

萬芊也沒太在意,畢竟她自己也沒有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的感覺,更沒有牽腸掛肚的思念.

這天晚上,周茹芸和萬芊躺床上聊天,不知怎麼就聊到單傅瑾了.

周茹芸問:"小單出差什麼時候回來?"

萬芊秒答:"明天."

答完她自己嚇了一跳,原來她竟潛意識里在計算單傅瑾的出差日期.

"明天什麼時候?"

萬芊也不知道,"大概……下午……"

"那你和他說一下,讓他晚上過來吃飯."

周茹芸已經提過很多次讓她叫單傅瑾過來吃飯,老人家從T市過來一個星期了,單傅瑾作為她的男朋友一直不露面是有些說不過去.

再拒絕只怕周茹芸就真的要她和單傅瑾分手,然後和袁溫在一起了.

萬芊便只好答應了,然後起身拿著手機去洗手間給單傅瑾打電話,確認一下他回來的時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