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這麼晚了干脆在這里將就睡一宿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雖然沒全聽明白他話里的意思,但想到他是因為被她拒絕而變成這樣,深深的愧疚感在心底蔓延,輕聲說:"袁大哥,對不起."

袁溫忽而輕輕淺淺的笑了,放開她的手,手背蓋在眼睛上,蓋住了眼底的神色,"你將所有人都忘了,又怎麼會記得我?"

萬芊突然意識到了什麼,有些激動的推了推袁溫的手臂,"袁大哥,我九歲之前你就認識我嗎?"

"……"沒有回應.

"袁大哥."萬芊拉開他蓋住眼睛的手,他眼簾已經闔上,呼吸均勻,已然睡著了.

又輕聲喊了他一句,還是沒有回應.

萬芊眼中燃起的希望慢慢消褪,看了他一瞬,轉身將已經涼掉的毛巾重新放進溫水里浸了浸,然後給他將臉和手都擦了一遍,之後便回廚房將醒酒湯端了過來.

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他,全程他都沒睜開眼睛.

也許他的精力在袁媛在的時候都折騰沒了,也許是酒勁上來了瞌睡重,反正後來他一直很安靜.

萬芊將袁媛家里里里外外都收拾了一遍,將地也拖乾淨了,然後便坐在床邊陪著袁溫.

不知道過了多久,她睡意來襲便趴在床沿睡著了.

袁媛叫醒萬芊的時候快十二點了.

"這麼晚了干脆在這里將就睡一宿吧?"

萬芊站直身子撐了一個舒服的懶腰,嗓音染了睡意的朦朧,"不了,我還得回去照顧奶奶."

袁媛想起她家里還有一個眼睛不好的老人,不好意思的說:"今晚麻煩你了,本來想去露個面就回來的,會所出了點事給絆住了."

"一直都是袁大哥照顧我,我還得感謝你給我這個機會照顧他."萬芊一邊理了理坐久了有些褶皺的衣服一邊隨口問:"會所出什麼事了?"

袁媛走到門口,倚在門框上,點燃了一支女式香煙,想到今晚的事精致的眉眼間染上一抹笑意,"殷總記得嗎?"

抽了一口煙又補了一句,"就是那晚對你又打又掐的男人."

萬芊挑挑眉,這種變態她當然記得,"他怎麼了?"

袁媛又抽了幾口煙,眉眼間的笑意更甚,"渾身是傷,還穿著病號服,估計直接從醫院出來的,跑到會所來一把眼淚一把鼻涕的哭."

萬芊怔了一瞬,隨即淺淺笑了,"這倒新鮮了."

"更新鮮的還在後面."

萬芊來興趣了,怕打擾袁溫休息走到門口拉著袁媛往客廳沙發走,"給我說說,怎麼個新鮮法?"

袁媛將短裙下性感的長腿交疊,手肘撐在膝蓋上,吞吐了一口煙霧後開腔,"對著會所里以前被他打掐過的員工痛哭流涕的道歉,並保證以後一定痛改全非,希望求得她們的原諒."袁媛說到這里轉頭看了一眼萬芊,笑道:"你錯過了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萬芊腦海里霎時浮現一個胖子,禿頂的男人,滿臉眼淚鼻涕的跪在一群女人面前,磕頭認錯撒潑打滾求原諒的景象,莫名被自己想象出來的畫面笑得不能自己,最後連眼淚都笑出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