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她唇齒間似乎有一股魔力,讓他著迷上癮.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在玄關處換了鞋,來到客廳,見萬芊靠在沙發上睡著了,電視還開著.

走過去拿起遙控器將電視關了,轉身,女人安靜的睡顏讓他有些移不開視線.

睡著的她多了一份乖巧和溫順,她的五官嫵媚中透著一股純淨,視線不自覺落在她微啟的紅唇上.

腦海中霎時浮現那晚在萬福樓包廂的情景.

他睜開眼便見萬芊側著身子靠在椅子上睡著了.

他起身推了推她,她卻整個倒在他腿上,女人溫熱的呼吸隔著薄薄的布料噴薄在他肌膚上,讓他一陣燥熱.

蹲下身子,挑起她的下頜,濃郁酒香的氣息伴隨著近乎粗暴的吻落在那抹紅唇上.

不為別的,只為看見她和別的男人相擁而挑起的怒火需要找什麼來發泄.

她的唇柔軟散發著一股酒後的芳香,霸道粗狂的吻漸漸溫柔繾綣起來,她唇齒間似乎有一股魔力,讓他著迷上癮.

想著那晚的那個吻,單傅瑾喉管下意識的滾動了一下,燦若琉璃的墨眸散發著炙熱的渴望.

靜靜的看了一瞬,彎腰輕輕覆上那抹紅唇,不可否認她的味道他很喜歡,甚至可以說迷戀.

因為一旦吻上他便不想放開.

嘗過她的味道過後還會時常想念,回味.

怕驚醒了她,他不敢用力,只是在她唇上輕輕摩挲,即便這樣讓他小腹緊繃得厲害,他亦甘之如飴.

呼吸漸漸變得粗重起來.

突然一陣突兀的鈴聲響起,打破了這一室的旖旎.

單傅瑾眼中難得的劃過一抹慌亂,迅速離開萬芊的唇,他站直身子之時萬芊睜開了眼睛.

眼中是一片朦朧的睡意,啟唇,"你回來了?"

"嗯,"簡單的一個字音,染了迷離的黯啞.

單傅瑾將手插進褲兜里,一邊拿出手機一邊轉身朝窗邊走去.

接通電話,云醉藍輕柔悅耳的嗓音通過電流傳了過來,"傅瑾,在忙嗎?"

單傅瑾眸色深深,嘴角微勾的弧度透著恣意和滿足,"嗯,忙著吃美味."

那端默了兩秒,"你一直沒給我打電話,所以我就打過來了."

單傅瑾這才想起來他答應請她吃飯,一邊將領口的扣子解開散發體內隱隱流淌的躁動,一邊說:"這幾天忙,晚上我去接你."

再傳過來的聲音明顯染了一絲雀躍,"嗯,我等你."

單傅瑾掛了電話,回身,沙發上已經沒了女人的身影.

抬腳朝廚房走去.

萬芊聽見腳步聲回頭看了一眼,"你今天回來得有點晚,飯菜都涼了,我熱一下,你去餐廳等著,很快就好."

"嗯."單傅瑾輕應了一聲,卻沒離開,視線落在她紅唇上,"晚上我不回來吃,你不用准備我的飯菜."

萬芊轉頭又看了他一眼,"正好我有事要和你商量."

單傅瑾將欣長的身軀往流理台上一靠,一副要和她閑聊的架勢,"說吧."

"等會兒我收拾好可不可以請半天假?正好你晚上也不回來吃飯."

單傅瑾眉峰微挑,"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