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5,賭氣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看向單傅瑾,知道他白酒酒力不好,便道:"單先生不喜歡喝白酒,要不我們換紅酒吧?"

單傅瑾抬眸,似笑非笑的看著萬芊,嗓音冷漠疏離,"萬小姐似乎很了解我?"

萬芊有些尷尬,明顯單傅瑾在裝不認識她,說不出來心里是什麼滋味,悶悶的,像堵了一團棉花.

昨天晚上才說不干了,今天上午就讓賀晨將工資和手機送了過來,中午見面打招呼就不理她了,現在干脆裝成陌生人,好歹她還給他做了幾天飯呢,這人也忒冷血了一點.

好吧,既然你想劃清界限,我也不是這種冷臉貼人熱屁股的人.

萬芊這樣想著,嘴角挽起標准的官方微笑,"我隨便說說而已,單先生混跡商場想必酒量驚人,我敬你."

萬芊說完將酒盞里的酒一口喝了下去,一股辛辣味自肺腑傳遞到喉嚨,讓她不禁皺了皺眉.

她在至尊會所干了兩個多月了,別的沒學會,酒量倒是練出來了一些,雖然不太喜歡白酒的辛辣,但是喝幾杯應該是沒問題的.

單傅瑾眸色深深的看著萬芊,沒有動作.

萬芊放下酒杯,明媚淺笑,"單先生怎麼不喝?莫不是瞧不起我?"

單傅瑾俊臉微沉,冷冷的看了萬芊一瞬,移開視線,端起酒杯一飲而盡.

董仁康見單傅瑾終于喝酒了,瞬間眉開眼笑,討好的拿起酒瓶又去給他倒酒.

萬芊也不知道自己怎麼了,心里莫名憋了一口氣,讓她很不痛快,好心當成驢肝肺,既然他要喝,那好,讓他喝個痛快便是.

萬芊賭氣般一杯接一杯的敬單傅瑾.

單傅瑾也不知怎麼了,竟也來者不拒,一杯一杯的喝了下去.

不知道喝了多少,漸漸的,萬芊有些頭昏腦漲,心口火燒一般的難受,抬眸看向對面的男人,除了臉色陰沉沉之外,沒有任何醉酒的痕跡.

難道他那天在她家喝幾杯白酒就醉了是裝的?

他說他從不喝白酒也是騙她的?

偽君子!

萬芊在心里罵了他一句,突然感覺肺腑里開始翻滾起來,急忙起身,"我去一下洗手間."

單傅瑾看著萬芊匆忙離開的身影眉心微蹙.

董仁康笑著招呼,"小爺,您吃菜,別光顧著喝酒."

單傅瑾突然起身往外走.

"小爺,您去哪兒?"

"出去抽根煙."

"抽煙在包廂抽就可以了,何必......"

董仁康話還沒說完,門口已經沒了單傅瑾的身影.

**

萬芊來到洗手間趴到洗手台上嘔了半天也沒吐出來,心里翻江倒海,感覺自己快要被白酒的那股烈性焚燒了,早知道這麼難受,就不賭氣喝那麼多了.

想將單傅瑾那個冷血的男人喝趴下,結果自己先敗下陣來,真是有夠丟人.

不知道是不是酒的後勁上來了,折騰了一陣沒吐出來,整個人反而更暈了.

萬芊洗了一把冷水臉便出了洗手間.

出門沒幾步便看見單傅瑾單手插袋,長身玉立的倚在牆壁上抽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