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9,她一定是瘋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吐出一口煙圈,眸光或深或淺的落在萬芊身上,"昨晚的事只是一個意外."

萬芊抬眸迎上他的視線,"我知道,但是我真的不想做了."

單傅瑾眼波漸深,"嫌工資低了?"

萬芊搖搖頭,昨天的事確實嚇著她了,昨晚她幾乎一晚上沒睡,她憤怒,不想再和這種衣冠禽獸在同一個屋簷下,即便一個星期只有兩天,她也無法忍受.

可是當他說他被人下藥後,她心中所有的憤怒竟然瞬間消失了,因為感同身受過,所以特別能理解他.

她無法想象在昨晚那樣的情況下他得需要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放開她.

怒氣消失了,取而代之的竟然還有一絲絲心動,為他超強的自制力,為他不隨便搞男女關系的潔身自好.

萬芊被自己突然對他產生的好感嚇了一跳,她一定是瘋了,才會在他差點玷汙她之後竟然還覺得他是一個很不錯的男人.

所以她必須遠離這個男人,免得被他迷惑.

單傅瑾沉默了片刻,直到一根煙抽完才抬眸開腔,"你的工資我會讓助理結給你."

**

萬芊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腦海里都是今晚單傅瑾起身離開時冷峻卓拔的背影.

不知道為什麼,那一刻,她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這個霸道毒舌的男人,竟然有些不舍.

萬芊從床上坐了起來,煩躁的拍了拍自己的額頭,兀自呢喃,"萬芊,你是不是瘋了?想他干嘛?想他干嘛?"

直條條的又倒了下去,閉著眼睛在心里開始數羊,一只小綿羊,兩只小綿羊,三只小綿羊......

半個小時後,萬芊放棄了數羊,越數越精神,還數個鳥啊.

干脆起床,來到書桌旁坐下,拉開抽屜准備拿日記本寫日記,卻瞥見兩條折疊整齊的灰色手帕.

手指在上面輕輕滑過,手帕質地精良,手感柔軟.

腦中不自覺想起單傅瑾給她這兩條手帕時的情景.

一條是她救小唯受傷了,他給她止血的.

另一條是她不敢開車想起往事哭了,他給她擦眼淚的.

她洗好打算還給他的,放在抽屜里竟然忘了.

萬芊望著手帕靜靜出了一會兒神,才拿出日記本.

她寫日記這個習慣是從九歲那年失憶後開始的,她不喜歡那種回想起來一片空白的感覺,所以她想將一些重要或者有意義的事情都記錄下來,萬一哪天她又失憶了,這會是她生活的見證.

翻開日記本,上一次寫日記還是失去第一次的那晚,她只簡單的寫了一小段:飛來橫禍,不知道哪個天殺的給我下了藥,讓我丟了寶貴的第一次不說,甚至我連睡我的男人是誰都不知道!!

寫下今天的日期,捏著筆頓了好久才開始寫.

今晚第一次失眠,竟然是為了一個差點將我強了的男人,我想我大概是瘋了,從未有過這種感覺,讓我有些無所適從.

寫完這句便停了筆,合上日記本,放回抽屜.

大概是將心里的情緒寫出來的緣故,重新躺回床上後,她很快就睡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