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8,對待強奸犯我應該是什麼態度?(3更)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急忙將身子躲在了窗邊,他到底想干什麼?

餐桌上,萬芊沒什麼胃口,隨便吃了幾口便放下了筷子.

瞿朝陽蹙眉,"就吃這一點?"

萬芊起身,"嗯,我不餓,你慢慢吃,今天就別送我了,我自己坐出租車去會所."

瞿朝陽聽她說坐出租車也沒勉強,"晚上下班早的話給我打電話,我去接你."

"嗯."

**

萬芊出門的時候就在滴滴上叫了一輛車,來到小區門口的時候車子已經等在那里了.

她瞥了一眼路邊,發現那輛車已經離開了.

萬芊來到至尊會所剛換上工作服袁媛就來了.

"總裁廳有客人點了你,讓你現在過去."

萬芊一邊整理因為換衣服而有些凌亂的頭發一邊隨口問:"誰呀?"

"孟公子口中的小爺."

萬芊面色一白,以為他走了,沒想到竟是在這里等著她.

想了片刻,既然躲不過那就面對吧,正好和他說一下辭職的事,順便將手機要回來.

萬芊來到總裁廳,推門進去時故意將門大大的打開.

單傅瑾看著萬芊的舉動不禁蹙了一下眉心.

萬芊在單傅瑾對面坐下,一臉不悅的看著他,"到底找我什麼事?"

單傅瑾眸光淡淡的瞥了她一眼,"這是你該有的服務態度?"

萬芊冷哼了一聲,"對待強女干犯我應該是什麼態度?"

單傅瑾似被她這句話愉悅到了,淺淺勾了一下唇角,"我奸成了嗎?"

"你......"萬芊怒瞪著他,"衣冠禽獸,無恥下流."

單傅瑾點燃一支煙,姿態慵懶的倚在沙發靠背上,似笑非笑的看著萬芊,"我若真是衣冠禽獸,你覺得昨天你能逃得掉嗎?"

萬芊想過他找她也許是來解釋的,或者來道歉的,卻從未想過他會是現在這般理所當然一臉不知悔改的模樣.

萬芊用力攥著裙擺,才忍住沒走過去揍他一頓想法,"你的意思是我得感激你昨天沒有做成真正的衣冠禽獸?"

單傅瑾垂眸沉默了片刻,再看她的時候眸色很深,仿若望不見底的海面,"昨天我被人下藥了."

萬芊怔了一瞬才反應過來他話里的意思,從沒想過昨天他的反常是這個原因,一時竟不知該說什麼了.

畢竟她曾經被人下過藥,知道那時做的事都是身不由己的.

還記得那晚,她被人從後面打暈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睡在一張大床上,渾身像著了火般熱得快要融化,身子也軟得無法動彈.

有一股陌生的燥熱在體內橫沖直撞,隱隱知道事情不妙,奮力掙紮過,卻無法阻擋體內那股空虛感的入襲.

就在她以為自己空虛得快要死掉的時候,一只大手推了推她,她像久旱逢甘霖般,不管不顧的迎上了那片雨露.

"我雖然說過想睡你,但我從不強人所難."

男人低沉的嗓音拉回了萬芊粘稠的思緒.

萬芊攏了攏耳邊的碎發,低頭沉默了片刻才開腔,"保姆這份工作我不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