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7,這個女人總是能輕易挑起他的怒火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無所謂的笑笑,"我愛錢你不是早就知道?五塊錢一朵足足賣了五千塊呢."

萬芊說完微微鞠了一躬,"謝謝單先生的慷慨."

"你......"單傅瑾氣得面色鐵青,朝萬芊走近了一步.

萬芊見他一副要吃人的模樣,以為他要打她,急忙丟了拖把雙手抱臂往後退了幾步,一臉防備的看著他,"你若敢動手,我就報警."

動手?她把他看成什麼人了?他會打女人?

這個女人總是能輕易挑起他的怒火.

單傅瑾氣極反笑,嘴角的弧度涼薄而又魅惑人心,"你真是好樣的."

說完大步出了別墅,關門時因為太用力發出砰的一聲響,仿佛震在萬芊心上.

萬芊下意識的拍了拍胸脯,不爭氣的有些腿軟,這個男人生氣的時候還是很嚇人的.

那幽深凌厲的眼神讓她心尖發顫.

**

吟福山莊

單傅瑾進門後就坐在沙發上沉著臉抽煙,一根接一根.

單唯一叫了一聲爸爸,被他涼涼的瞥了一眼後便識趣的不再招惹他,乖乖的一個人坐一邊看電視.

單傅瑾撣了撣煙灰,"聲音調小一點."

"哦."單唯一不情不願的拿起遙控將聲音調小了一些.

"再小一點."

單唯一嘟著小嘴小聲說:"再小我就聽不見了."

"那就關了上樓看."

"......"

單傅瑾擰眉吐出一口煙圈,眉眼微抬涼涼瞥向單唯一.

單唯一抿了抿小嘴可憐巴巴的看著他,"外祖父在書房練字,媽媽說這種時候樓上要保持安靜."

單傅瑾看了他一瞬,知道他是怕單擎蒼不喜歡他,眼底的冷意褪去,沒夾煙的那只手輕輕捏了捏他嫩滑的小臉蛋,"你看吧,我上樓."

單唯一咧著小嘴笑了,眼里散發著亮晶晶的光,"謝謝爸爸."

單傅瑾起身上樓,來到二樓,站在書房外的欄杆處將手里的煙抽完才轉身進了書房.

單擎蒼正練著字聽見動靜抬眸看向門口,看見來人,沉著臉立刻將視線收回,"不是很忙嗎?都沒請你怎麼就來了?"

單傅瑾知道單擎蒼還在為昨晚他沒和他打招呼沒陪他吃晚飯不高興,也不說話,兀自走到書架旁拿了象棋來到窗邊的小方桌旁坐下,動作優雅的拿出棋子,在刻有棋盤的桌子上慢條斯理的擺了起來.

單擎蒼板著臉道:"你擺棋子干什麼?我可不陪你下."嘴里這樣說,手上的毛筆卻在單傅瑾拿象棋的時候就放在了筆架上.

"嗯."單傅瑾淡淡應了一聲,"我一個人下."

單擎蒼從鼻子里哼出一聲冷氣,斜了單傅瑾一眼,拿起毛筆又開始寫字,只是這次卻再也靜不下心來,心浮氣躁的寫了一會兒,抬眸看向窗邊,單傅瑾果真一個人神情認真的在那邊下棋.

扭捏了片刻,放下毛筆,轉身從書架上隨手拿了一本書坐到單傅瑾對面翻開看了起來.

單傅瑾抬眸看向單擎蒼,嘴角似有若無的勾了勾.

單擎蒼老臉一昂,"看什麼看,別以為我是來看你下棋的,這邊光線好,方便看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