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是不是對她動了春心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吃完面條,無視萬芊殷切想聽表揚的眼神,"中午多做些飯菜,加一個人."

說完離開餐桌卻意外的沒上樓,而是去沙發那兒看單唯一組裝機器人,不時還指出他裝錯的地方.

兩人相處的畫面異常溫馨.

曾經這是她最渴望的親情,然而事情總是事與願違,九歲那年她被萬繼明收養......

萬芊站在餐桌旁思緒不自覺飄遠.

單唯一舔了舔干巴巴的小嘴,"爸爸我想喝水."

單傅瑾起身,"嗯,我去給你倒."

單傅瑾來到餐桌旁倒水,萬芊不知道在想什麼,很投入,竟完全沒發現他的到來.

她眉頭緊鎖,臉色也有些發白,額頭和鼻尖上冒出一層細密的汗珠,手緊緊的攥著筷子,因為太用力,手背上細小的毛細血管清晰可見.

"你怎麼了?"

低沉的嗓音拉回了萬芊噩夢般的回憶.

萬芊垂下眼簾,過了兩秒,再抬眸,眼中已是一片清明,"我去洗碗了."

單傅瑾微微蹙眉,他剛才明明在她眼中看見了懼意,垂眼的功夫就被她收斂乾淨了,她到底想到了什麼?

沒多久鳳時卿來了,單傅瑾直接和他上樓了,並且吩咐萬芊別上樓打擾他們.

樓上書房

鳳時卿在沙發上坐下,一邊將帶來的文件袋打開一邊問:"不是說好去我家的嗎?怎麼又改成你家了?"

單傅瑾想到昨天萬芊掛他電話的事,臉色不禁沉了沉,他只是想告訴她讓她今天不用來那麼早,他有事外出,她卻連話都不讓他說完直接將電話掛了,可氣的是他再打過去通話中,隔會兒再打關機,這是擺明了不想接他電話.

他單傅瑾何時成了一個讓女人避之不及的人?

"傅瑾?"

單傅瑾收回思緒,"哪兒不都一樣."

"萬芊在這里總歸有些不方便,畢竟我們查都可是她和她哥哥."

"她不會上來."單傅瑾接過鳳時卿遞過來的文件,一份是萬芊的個人資料,一份是萬靖的病情資料.

單傅瑾看文件的速度非常快,兩份資料不到三分鍾就看完了.

鳳時卿蹙眉,"為了這些資料我查了將近一個星期,你好歹也多看會兒,不然我總覺得我花時間查出來的東西一點都不重要."

單傅瑾涼涼掃了他一眼,掏出煙盒點燃一支煙,"回頭你將萬靖的病情資料也給邵東一份,看他那邊能不能想辦法讓他蘇醒."

鳳時卿理了理發型,舉著手機仰在沙發里來了個慵懶的自拍,"估計有點懸,畢竟昏迷了五年,要是能醒估計早醒了."

鳳時卿那自戀騷包的模樣單傅瑾實在看不下去,移開目光看向窗外,墨眸深深,陷入沉思.

萬芊和萬靖為什麼要在南南出事的那晚離開桐城?

那晚的車禍是人為還是意外?

鳳時卿突然想到什麼,收了手機湊到單傅瑾身旁,"邵東告訴我前幾天晚上在至尊會所你為了萬芊將他表弟整得很慘,爛醉如泥不說,半邊臉都是腫的,你一向不愛管閑事,這次竟為了她連邵東的面子都不給,你老實告訴我是不是對她動了春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