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3,袁姐說昨晚你將單傅瑾吐了一身
g,更新快,無彈窗,!

袁媛在包廂找了一圈,才發現萬芊竟然睡在茶幾和沙發之間的地毯上.

袁媛湊近准備將萬芊扶起來,一股難聞的酸臭味瞬間沖進她的鼻息,捏著鼻子仔細看才發現萬芊嘴角還有殘留的汙穢物.

這明顯是剛吐過的痕跡.

難怪剛才單傅瑾身上有一股酸臭味,難怪他臉那麼黑,感情是被萬芊吐身上了.

瞿朝陽加班回來沒看見萬芊的人,打電話給她才知道她喝醉了,便急忙去至尊會所將她接回了家.

翌日

萬芊在一陣頭痛欲裂中醒來,醉酒真難受,現在她還是覺得全身哪兒哪兒都不舒服.

瞿朝陽推門進來,"感覺怎麼樣?還好嗎?"

萬芊蹙著眉,一臉遭罪的模樣,"不怎麼樣."

"我早就說讓你將會所那份工作辭了,你偏不聽,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這回遇見變態了吧?"

昨晚瞿朝陽去接萬芊的時候,袁媛已經將事情大概告訴她了.

萬芊眸光有一瞬間的暗淡,隨即笑著說:"好啊,辭了你養我,哦不!你養我全家."

瞿朝陽給了她一個白眼,"當我沒說.不用問也知道你今天是不會請假在家休息了."

"我家陽陽就是了解我."

"遲早累垮你."瞿朝陽嘴里這樣說,眼里卻閃過心疼,"起床吧,早餐做好了."

"好嘞."萬芊坐起來伸了個大懶腰,"加油,加油,又是新的一天."

瞿朝陽一邊往外走一邊嘀咕:"只有機器才加油,還真以為自己是鐵打的."

萬芊看著瞿朝陽的背影嘴角挽起幸福的笑意,有這麼個真心為她的閨蜜,真好!這大概是她上輩子修來的福分吧!

餐桌上,瞿朝陽一邊喝粥一邊說:"袁姐說昨晚你將單傅瑾吐了一身."

"咳咳咳......"

餐廳響起一陣猛烈的咳嗽聲.

萬芊一口粥嗆在喉管里,臉咳得通紅.

瞿朝陽挑挑眉,不以為然道:"那麼大反應做什麼?"

萬芊用力拍了拍胸脯,咳嗽聲才慢慢止了下來,"你說單傅瑾?"

"嗯."瞿朝陽蹙眉,"你不會喝斷片了吧?"

萬芊點點頭,神情焦急,"完了完了,工作不保了,那男人有潔癖,我吐他身上他肯定生氣,怎麼辦?"

瞿朝陽一臉無所謂,"大不了就不做了唄."

"不行."萬芊一口否決,"給他做保姆一個月上八九天班,工資卻比我在公司累死累活干一個月還要高,這麼好的工作怎麼能不做?"

"說得也是,但是他若想開除你,你也沒轍啊."

萬芊含著筷子思索了片刻,"或許我應該趁他還沒開除我之前想法子討好他讓他消氣."

"怎麼討好?"

萬芊擰眉搖頭,一籌莫展,單傅瑾喜歡什麼她一概不知.

日子一天天過去,星期五萬芊接到單傅瑾的電話,她猶豫了一瞬才接通.

"明天你不用來......"

"啊?......你說什麼?......我這邊信號不好......"

萬芊急忙將電話掛了,剛掛手機又響了起來,准備直接將手機關機,卻看見來電顯示是單唯一媽媽.

腦中靈光一閃,喜上心頭,劃開接聽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