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酒開著不喝是不是有些浪費?
g,更新快,無彈窗,!

孟晴朗錯愕的抬頭,就接收到單傅瑾涼涼的視線,緊接著清冷的嗓音響起,"到底是為我准備的,還是為你自己准備的?"

孟晴朗討好的笑笑,"自然是為小爺准備的."

單傅瑾輕嗯了一聲.

"小爺,想喝酒還是唱歌?"

單傅瑾將煙遞到薄唇間吸了一口,"你們隨意,不用管我."

孟晴朗看出了單傅瑾眼底的厭倦之色,自是不敢再說什麼.

孟晴朗帶著幾個屬下和會所的幾個公關一起開始唱歌.

包廂的氣氛明顯因為單傅瑾的到來有了很大的變化.

勾肩搭背的不敢有,嬉笑打鬧的更不敢有,一個個都是中規中矩的輪流唱歌.

根本不像出來玩的,倒像練合唱的.

心里玩得憋屈,臉上卻擺著笑臉佯裝高興.

男人沒發話卻又不敢擅自離開,活受罪.

終于……

單傅瑾寡淡的嗓音響起,"你們是不是覺得很無趣?"

孟晴朗恬著臉笑,"沒有,小爺能陪著我們玩是我們八輩子修來的福氣,高興還來不及,又怎會覺得無趣."

說完像為了證明什麼似的,看向眾人,"你們說我說得對不對?"

眾人心里躺著淚臉上卻一個比一個笑得燦爛,連連說對.

"嗯."單傅瑾云淡風輕道:"本來想你們若覺得無趣便散了,既然玩得高興就接著玩吧."

眾人心里那個悔啊,直想拿頭撞牆.

孟晴朗自小愛玩,酒吧,會所,攀岩,蹦極,跳傘,怎麼刺激怎麼玩,像今天這樣像個小學生一個純唱歌,真的……要他的命.

又練了一番嗓子後,他實在受不住了,頂著一臉諂笑來到單傅瑾身邊,"小爺,不早了,您白天日理萬機想必累壞了,要不我們散了,您早些回去休息?"

單傅瑾偏頭看了一眼肩膀上因為醉酒而熟睡的女人,轉而視線又落向茶幾上一排空了的杯子和幾瓶打開了卻未喝的紅酒上,淡淡開腔,"酒開著不喝是不是有些浪費?"

孟晴朗以為單傅瑾要喝酒,急忙親手給他倒酒,正倒著,只聽單傅瑾又說:"你將這些酒喝了吧,別浪費."

孟晴朗倒酒的手頓住,一臉懵逼的看向單傅瑾,"我喝?"

單傅瑾緩緩吐出一口青白煙圈,眉眼輕抬淡淡掃向孟晴朗,"怎麼?你自己點的酒自己不喜歡喝?"

孟晴朗忙說:"喜歡喜歡."

視線掃向茶幾,倒給萬芊的酒還剩四杯沒喝,打開的還有兩瓶半沒喝,加起來估計三瓶多酒的樣子.

這次他帶了公司三個重要職位的人來,想著介紹給單傅瑾認識,以後方便做事.

還有會所的幾個公關.

這麼多人三瓶紅酒分下來,一人頂多兩杯,沒有任何壓力.

孟晴朗這樣想著便開始給別的空杯子倒酒.

"其他人都散了吧,我在這里陪著孟公子就行了."

單傅瑾一句話如一道悶雷將孟晴朗劈得里焦外嫩.

孟晴朗倒酒的手抖了抖,雖然他酒量不錯,但是一個人一次喝三瓶多紅酒肯定吃不消.

其他人也是面面相覷,不知該不該走.

單傅瑾視線緩緩掃向眾人,"怎麼?還想接著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