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屆時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g,更新快,無彈窗,!

翌日

周茹芸說不放心萬靖,吃了早飯就要回T市,萬芊沒同意,不放心她一個人去車站坐車,說好了中午她不在公司吃飯,回家吃完飯再送周茹芸去車站.

萬芊看著大巴漸漸駛離自己的視線,莫名有些想哭,她想永遠留在奶奶身邊,照顧她,侍奉她;

她也想天天能去醫院看阿靖,給她按摩,陪他說話,可是她不能!

阿靖出車禍後,她在T市待了兩年,可那畢竟不是她熟悉的地方,沒有熟人對于大學還沒畢業的她來說,找一份高薪的工作很難,她無法支付起阿靖昂貴的醫藥費和卓奶奶養老院那邊的費用.

還好在她最困難最無助的時候她遇見了袁溫.

那時,醫院下了最後通知再不交錢就給阿靖停止一切治療,周茹芸急得血壓升高暈倒了.

你們無法想象,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兩個至親的人,因為沒錢治病而慢慢失去生命,是一種怎樣的煎熬,不亞于凌遲.

她甚至想好了,如果周茹芸和阿靖離開了,她絕不苟活于世.

袁溫就在這時如天神般降臨在她身邊,將她從絕望中解救出來.

雖然他在金錢上的幫助上次她都還清了,但是她欠他的又何止是錢,是幫助,是關懷,甚至是生命.

他對她的好是還不清的,她欠他的,她銘記于心,卻不想用感情去報答,因為她不愛他,一份不純粹的感情不是報答而是傷害,只希望有朝一日她能幫上他,屆時哪怕付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

下班後,萬芊去醫院將手臂上的線抽了.

萬芊和瞿朝陽雖然在同一家公司上班,卻是在不同部門,萬芊在設計部,瞿朝陽在公關部.

最近公司想拿下單氏集團的一個大單,各方面都得打通關系,所以公關部比較忙.

瞿朝陽這段時間經常出去應酬,所以沒人給萬芊做飯,從醫院出來,她找了家快餐店隨便應付了一餐.

吃完飯她便進了一家紋身店.

手臂上的疤痕雖然她不是很在意,但是就這樣去會所上班肯定不行,伸出手給客人倒酒,容易嚇著人家不是,經理也不會同意.

所以她想去買個紋身貼紙貼上,既漂亮又能遮痕.

萬芊不喜歡張揚,便選了一只黑色側面單翼的蝴蝶.

做完這些事,萬芊回家化了個淡妝便去會所上班了.

袁媛見到萬芊便板著臉責備:"不是說讓你先別來上班嗎?受傷了就得好好休息."

萬芊心里暖暖的,笑笑,"已經好了,沒事了."說著將貼了紋身貼紙的那只小臂伸到袁媛眼前,"好看嗎?"

袁媛笑著點頭,"你什麼時候喜歡這些玩意了?"

萬芊湊到袁媛耳邊,有些調皮的說:"不是紋的是貼的,蓋住受傷的那道疤."

袁媛嘴角的笑意更甚,"你倒挺聰明."

"必須的."萬芊瞧著手上那只蝴蝶,越看越喜歡,嘴角的笑容愈發明媚.

她們不知道兩人嬉笑的一幕早已落入某人的眼中.

那人偏頭對身旁的經理說:"今晚就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