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9,你確定要在我面前鬧脾氣?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回頭,只看見男人消失在廚房門口的背影.

怔了一瞬,才抬腳出了廚房.

來到沙發旁,視線所及之處是男人锃亮的皮鞋和裁剪合身的窄西褲,"單先生找我有什麼事?"

"坐下."

萬芊離單傅瑾遠遠的坐下.

"坐過來一點."

萬芊將身子稍稍挪了挪.

下一刻,一股力道拉著她的手腕直接將她攥了過去.

萬芊一驚,抬眸,對上男人深邃薄怒的眸子,被拉的手下意識掙紮,"你想干什麼?"

"別動."

下一刻手指傳來一陣刺痛.

低頭,單傅瑾直接將她受傷的手指上包的紙巾拿了下來.

指腹上有一道深深的劃痕,拿下來的紙巾已經被血染紅了,還有一些紙和著凝固的血一起沾在傷口上.

原來他知道她的手被瓷器劃傷了.

這個男人倒是心細如塵.

單傅瑾拿著棉簽准備給萬芊清理傷口.

萬芊抽了抽手,"小傷,不礙事."

單傅瑾將手中的纖手握緊了些,"讓你別動."

語氣一如既往的霸道,但萬芊心里卻莫名有了一絲暖意.

只是這絲暖意還沒維持兩秒鍾,就被這個男人的冷言冷語沖散了.

"嘶……輕點……疼……"

"活該!"

萬芊聽見周茹芸那些話本就心痛難過得緊,這會兒他又如此粗魯的給她處理傷口,還說她活該.

心里沒來由的更加難過.

她又沒求著他給她處理傷口,他憑什麼這麼說她?

用力將手從他大掌中抽了出來,"不用你管."

單傅瑾抬眸看向面前眼眶猩紅,眼睛腫得像個核桃似的女人,冷清的眸子稍稍轉暖,嗓音還是慣有的涼薄,"受傷了還逞強,難道不是活該?"

萬芊輕咬了一下唇瓣,"是,我活該,那就不勞你費心了."

說完准備起身,手卻再次被男人給攥了過去.

男人冷著臉,"什麼臭脾氣."

他憑什麼數落她?

萬芊忍住心里的委屈,用力想將手抽回,"說了不讓你管."

單傅瑾望著她,墨眸中漸漸浮上寒意,嗓音清冷,"你確定要在我面前鬧脾氣?"

萬芊抽手的動作頓住,和單傅瑾對視了一瞬,扭開頭,不說話.

是啊,她不能和他鬧脾氣,不然工作難保.

難過,委屈,無奈,多種情緒瞬間湧向心口,忍了又忍,眼淚還是不爭氣的流了下來.

"不許哭."男人清冷的嗓音再度響起.

萬芊轉頭看向單傅瑾,哭也不讓,是不是太霸道了?委屈更甚,眼淚如斷了線的珠子掉得更凶了.

萬芊索性也不忍了,由著自己抽抽搭搭的哭了起來.

單傅瑾蹙著眉峰看了萬芊一瞬,卻也沒再說什麼,低頭開始給她處理傷口.

傷口處理好,萬芊差不多也哭完了.

單傅瑾一邊收拾醫藥箱一邊說:"哭舒服了?"

萬芊還在痛快哭過後的余韻中,沒理他.

單傅瑾收拾好醫藥箱後起身去了廚房,片刻後來到萬芊身前,將兩個冰袋丟給她,"將眼睛好好敷著."

說完便提著醫藥箱朝樓上走去,上樓上到一半回身,"傷口別碰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