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瓷器碎片上有一抹殷紅
g,更新快,無彈窗,!

周茹芸動容的點點頭,"我眼睛不好,醫生說過不了多久就會失明,我這把年紀了別說看不見就是死也無畏了,可我放心不下芊芊,一直以來她咬牙挺起這個千蒼百孔的家,現在還有我成為她精神的依托,我就怕哪天我去了,她便再也站不起來了."

說著周茹芸低頭揩了一把眼角滲出的淚,"如今她有了你,我便放心了."

單傅瑾薄唇輕抿,視線望著周茹芸,一副認真聽她說話的模樣.

只是那墨眸幽深望不見底,讓人琢磨不透他在想什麼.

周茹芸平靜了片刻又道:"你家人知道你倆的事嗎?"

單傅瑾淡淡開腔,"我爸媽都過世了,有一個妹妹,她見過."

周茹芸點點頭,來之前本想將兩人的婚事盡早訂下來的,但如今得知他們認識一個月不到,倒不好開口了.

他父母都不在了,看他也是個沉穩懂事的孩子,將來若他真想和芊芊結婚,倒沒什麼阻礙了.

周茹芸如此想著便也放心了,"那我便將芊芊交給你了,你一定要好好照顧她."

砰!

廚房傳來瓷器摔在地上的聲音.

"芊芊,怎麼了?"周茹芸說話間人已經起身朝廚房走去.

單傅瑾也一起過去了.

兩人來到廚房門口,門邊是碎了一地的茶杯.

單傅瑾看見地面瓷器碎片上有一抹殷紅,視線上移,萬芊雙手背在身後,再往上,她低垂著頭,只看見她海藻般的長發.

"我上班要遲到了,一著急就不小心將杯子摔碎了."

周茹芸知道萬芊剛才肯定站在門邊聽她們講話,怕是聽見她說的那番話傷心難過了.

周茹芸沒揭穿她,只說:"那你去上班吧,我也該回去了."

萬芊走到單傅瑾身邊,始終低著頭,"麻煩你收拾一下,我送奶奶回家."

周茹芸道:"你都要遲到了,還送我做什麼,我自己知道回去,你快去上班吧."

"我送您,我先去開車."單傅瑾說著已經大步朝客廳外走去.

"奶奶你回去吧,我將這里收拾一下就去上班."

周茹芸看著一直低著頭的萬芊,眸中都是心疼,這個傻孩子!不抬頭,奶奶便不知道你傷心難過了嗎?

唉……

"那我回去了,一會兒上班的路上慢點."

萬芊聽見關門聲,便沿著牆壁蹲了下去,將頭埋在膝蓋上,消瘦的肩膀一顫一顫的,嗚嗚噎噎隱忍的嘶哭聲在空氣中慢慢染開.

單傅瑾將周茹芸送回去後回到吾悅首府沒看見萬芊的人.

廚房已經收拾乾淨了.

單傅瑾轉身上樓,找了一圈也沒看見人.

拿出手機正准備給萬芊打電話,門口傳來輸入密碼的聲音.

片刻,萬芊便出現在他的視線里.

"去哪兒了?"

低沉的嗓音從二樓傳來.

萬芊下意識的抬頭,下一秒又立刻低下頭,"丟垃圾."

嗓音染了哭過後的沙啞.

半晌沒再聽見聲音,稍稍抬眸,欄杆處已經沒了男人的身影.

萬芊朝廚房走去,著手准備晚上要吃的菜.

剛打開冰箱,男人低沉的嗓音在身後響起.

"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