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滾!"男人立體的五官異常涼薄.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蹙著秀眉低聲嘀咕:"什麼嘛,我還以為是什麼寶貝呢,不就一張舊紙嗎,至于這麼緊張?"

紙上寫的什麼?藏寶圖?遺囑?

萬芊的好奇心被單傅瑾對這張紙的緊張程度調到最大,視線往門口瞄了一眼,沒人,趁他沒回來看一眼,就看一眼.

萬芊小心的打開紙張,入目的是一幅畫,一個大約十四五歲的男孩坐在台階上,畫的側臉,視線直視前方,不知道在看什麼,男孩小嘴緊抿,臉上沒有一絲表情,顯得異常孤寂.

看這角度,畫畫的人應該在男孩的後方偏右側的位置.

畫風很稚嫩,明顯是出自小孩子的手筆.

不知道為什麼,萬芊望著這幅畫竟有一種說不出的熟悉感.

不自覺的伸手想去觸摸男孩的臉.

"誰允許你看的?"涼如飛雪的嗓音驀然從頭頂飄了下來,下一瞬,手里的畫被男人拿走.

萬芊抬眸,單傅瑾俊朗的臉上有未干的水珠,額前的頭發也濕了,似乎剛洗了臉,此時那雙深邃的眼睛冷冷的盯著她,里面噙了駭人的風暴,似乎下一秒就會將她席卷進去虐成渣渣.

萬芊忍不住打了一個冷顫,"對不起,我只是......"

"滾!"男人立體的五官異常涼薄.

萬芊拿著盒子的手微微攥緊了一下,起身將盒子放在書桌上,轉身出了書房.

她偷看了他的東西是她不對,但他的態度是不是太過了些?

一幅畫而已,也不是什麼多要緊的東西,她只是看看又沒弄壞,更沒拿走,至于生那麼大的氣?

她也有自尊心的好吧,太不把人當回事了.

算了,今天真是糟糕透了,早餐沒讓他滿意,打掃衛生又壓著他了,然後還看了他寶貝的畫,看來這份高薪的工作注定和她無緣了.

人啦,就是這樣越想要的東西越得不到.

來之前明明想好好表現將這份工作長長久久干下去的,誰能想到一天都沒做完就要滾蛋呢?

萬芊下了樓便直接朝門口走.

"你去哪兒?"

一道低沉的嗓音自樓上飄來.

萬芊轉身,單傅瑾站在二樓欄杆處正擰眉望著她.

萬芊抬了抬頭,不卑不亢道:"你不是讓我滾?"

反正要走了,也不能太沒面子不是.

單傅瑾眸光深深的看了她一瞬,"炒菜別放辣椒,我不吃辣."

說完轉身朝書房的方向走去,走了兩步又回頭,"以後書房不用你打掃."

萬芊看著單傅瑾消失在她的視線里,好半晌才反應過來.

這是讓她留下來的意思?

不用滾了?

之前的陰霾霎時一掃而空,萬芊對著樓上空空的走道笑了一下,然後走向廚房開始准備午餐.

小女子能屈能伸,既然他留她下來,那她就大人大量原諒他之前惡劣的態度.

大約一個小時後,萬芊看著餐桌上自己親手做的四菜一湯,心里直打鼓,這是她第一次做飯,全都是按照度娘上的菜譜做的,味道她都嘗過了,熟了,賣相也不太好,單傅瑾那關不知道能不能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