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6,這不就是當年那個野種嗎?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點點頭,"爺爺的脾性你還不了解?刀子嘴豆腐心,別忘了他以前可是最寵你的."

單若南苦澀的笑笑,"你也說了那是以前,說實話雖然我和你一起回來了,但我總感覺這是一場夢,總覺得爺爺不會原諒當年我犯的錯,你說爺爺他會不會......"又將我趕出去?

"不會."單傅瑾截斷她的話,"爺爺應該早就想接你們回來,只是落不下那個面子,而你又倔,不肯低頭來找他,才會造成如今這個局面."

單若南搖搖頭,"不是我倔,是我不敢,更沒有臉回來,畢竟是我有辱門風在先,又不聽他們的話堅持......"

單若南說到這里想到什麼似的,突然停了下來,低頭摸了摸單唯一毛茸茸的小腦袋,不再做聲.

單傅瑾俊臉幽沉如水,一臉鄭重,"放心,五年前的事我一定會查個水落石出,絕不讓你白白受了這個委屈."

單若南怔了一下,眼底有什麼情緒閃現,但很快被她隱匿了,"算了,都過去了."

單傅瑾眼底閃過疼惜,輕應了一聲"嗯."然後牽起單唯一另一只小手朝門口走去.

大廳沙發上,單立鴻看見進來的三人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嘲諷,"喲,南南回來了?我還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視線瞥見單唯一,又道:"這不就是當年那個野種嗎?如今......"

一道威嚴的嗓音打斷了單立鴻的話,"說話注意分寸,他是我們單家的孩子."

單若南因為單擎蒼那句'他是我們單家的孩子.’瞬間紅了眼眶,內心的情緒迅猛翻滾,在舌尖回旋已久的兩個字緩緩吐出,"爺爺......"

單擎蒼的視線在單若南和單唯一身上來回看了一瞬,心里千重情緒最後化成一句話,"吃飯吧."

單立鴻沒想到單擎蒼就這樣原諒了單若南,從沙發上站起來,對著單擎蒼的背影不甘心道:"爸,你真打算讓南南他們回來?難道你忘了當年......"

單擎蒼轉身冷聲打斷他的話,"你不說話沒人把你當啞巴."

單立鴻氣的眸子膛大了幾分,冷哼一聲,轉身往外走,和單傅瑾擦身而過的瞬間似想到什麼又收住了腳步,假心假意的問:"和云小姐玩得開心嗎?"

單傅瑾只淡淡看著他,沒做聲.

單立鴻干笑了兩聲,"我是搞不懂現在年輕人的思想,出去玩竟還喜歡帶個電燈泡."

單擎蒼一臉疑惑的看向單傅瑾.

單傅瑾眼底深處徐徐緩緩的鋪開一層寒冰,"大伯倒是閑得很,竟對我如此關心."

說完看向單擎蒼,"路上出了點事故,我讓賀晨給我送車."

單擎蒼臉上立刻浮現擔憂,"那你沒傷著吧?"

"沒有."單傅瑾牽著單唯一朝餐廳走去.

單立鴻本想回來看戲的,什麼也沒看著,冷著臉離開了.

單傅瑾剛在餐廳坐下手機就響了起來,接通後說了句"我馬上就過去."便掛了電話,起身,"我有點事就不陪你們吃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