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感覺到有人輕輕吻了她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和萬芊幾次接觸中,她給他的印象是愛錢,倔強,狡黠,像她現在這般柔柔弱弱是第一次見.

不知是出于對女人的憐香惜玉,還是別的不知名情緒的影響.

總之,單傅瑾放開了她的手,沉著臉,轉身大步離開.

周茹芸來到一身病號服的穿萬芊身邊,視線落在她綁了紗布的手臂上,滿臉擔憂的問:"芊芊,你的手怎麼了?"

萬芊故作輕松的笑笑,"小傷,不礙事."

袁溫的視線從單傅瑾的背影上收回,"是不是因為中午的交通事故,他來找你麻煩?"

萬芊搖頭,"偶遇."

"什麼交通事故?"周茹芸一臉天要塌下來的表情,將萬芊全身打量了個遍,"你怎麼都不告訴我?你若出了什麼事,奶奶可怎麼活?"

"我就是怕你擔心才沒告訴你的,你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萬芊為了讓周茹芸放心,原地轉了一圈,卻沒想轉完後頭昏眼花連身子都站不穩了,晃了晃,眼見就要摔倒,腰上突然一緊,下一秒一股消毒水的味道充斥鼻息.

袁溫將萬芊扶穩後,察覺到掌心那片肌膚燙得有些不尋常,急忙伸手蓋上她的額頭,灼熱的體溫將他嚇了一跳,一向溫和的眉眼霎時籠上嚴峻,"怎麼燒得這麼厲害?"

萬芊掙紮著想從袁溫懷里起來,"真沒事,剛才淋了一場雨,休息一會兒就好了."

袁溫難得的加重了語氣"還逞能?"然後直接將萬芊打橫抱起,大步朝著急診科走去.

萬芊低呼一聲,"袁醫生,你放我下來,我自己能走."

袁溫壓根不理她,看向緊跟而來的周茹芸,嗓音又恢複了往常的溫和,"周奶奶您回家給芊芊拿幾套換洗衣服來吧,她這個樣子肯定得住院."

周茹芸將萬芊送回病房才離開.

袁溫按了一下床鈴,然後在床邊的凳子上坐下,目光落在萬芊蒼白的小臉上,她額頭和鼻子上的細汗自然沒逃過他的眼睛,"還有哪里不舒服?"

萬芊心虛的看了袁溫一眼,實話實說,"手臂縫針了,麻醉過了,挺疼的."

袁溫溫和的眉眼噙著濃濃的擔憂,"怎麼傷的?"

萬芊抿了抿發白的唇,將救單唯一的事和今天在養老院的事簡單的說了一下.

袁溫眼中迅速閃過一抹異色,轉瞬即逝,起身,"一會兒護士來了讓她將點滴給你掛上,我去給你拿些止痛片."

袁溫拿了止痛片回來後,倒了溫開水給萬芊服下,然後又在床邊坐下,"你睡吧,我在這里陪著你."

萬芊本想說讓他去忙,她這里沒關系,但是和單傅瑾那一番折騰後,虛弱的身體早已疲憊不堪,扛不住濃濃的困意,只蠕了蠕唇,重重的眼簾便不受控制的蓋了下來.

朦朦朧朧間,萬芊感覺有涼毛巾敷在她額頭上,片刻後,又有濕潤的棉簽在她唇上輕輕擦拭,她貪婪的舔了舔唇,水滴隨即入口,滋潤干澀的喉嚨,舒服極了.

迷迷糊糊睡過去之前,不知是幻覺還是真實,她似乎感覺到有人輕輕吻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