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鬼使神差的覆上了那抹紅唇
g,更新快,無彈窗,!

單傅瑾輕哼了一聲,接過出院證明,加快步伐朝著收費處走去.

突然一道熟悉的聲音傳到萬芊的耳朵里.

"小袁,你去忙吧不用送我."

"我不忙,您別擔心,芊芊許是有事耽擱了."

萬芊抬眸,周茹芸和袁溫正從電梯的方向朝她這邊走來,她在大廳中央,無處可躲.

情急之下,萬芊一把抓住身旁的男人,迅速躲進他懷里,將自己隱藏在他高大健闊的身形里,"別動,讓我躲一下."

女人柔軟的身軀驀然撞入懷,伴隨著淡淡的清香隨之縈繞在鼻息,這種感覺很熟悉,如那晚般,雖然模糊,但記憶深刻,單傅瑾幾乎是條件反射的攬上萬芊的細腰.

下一瞬反應過來,正准備推開她,她卻又往他懷里縮了縮,兩人貼得更緊了.

隔著一層薄薄的衣料,單傅瑾能清晰的感受到她玲瓏的曲線,還有她身上高得燙人的體溫.

單傅瑾體內腎上腺素迅速飆升,無關感情,完全是一個正常男人最原始的身體反應.

作用在萬芊腰上本想推開她的大手收了力道,低頭看向緊緊靠在他懷里的女人,她昂著腦袋,滿臉驚慌,視線越過他的肩頭不知看向何處.

一雙小手更是緊緊拽著他腰間的襯衣.

單傅瑾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一個女人,她皮膚很好,白且水嫩,如剛剝殼的雞蛋,細眉下是一雙清澈有神的眼睛,眼角的弧度染了一絲嫵媚,鼻梁高挺,不知何故,上面密集了一層細細的汗珠,唇漂亮而性感,因為發燒紅的愈發妖嬈,此時微啟著,似乎在邀請人采擷.

單傅瑾受體內腎上腺素的影響,低頭,鬼使神差的覆上了那抹紅唇.

萬芊盡量將自己縮小再縮小,視線一直看著袁溫和周茹芸,心里一遍又一遍的念叨:不要發現我,不要發現我......

就在袁溫和周茹芸已經從她面前走過,她松了一口氣時,驀地,眼前被一抹陰影籠罩,下一瞬,兩片柔軟微涼的東西覆在了她的唇上.

萬芊瞪大眼睛,腦海里砰地一聲炸開無數煙花,一瞬間的空白後,反應過來,用力推開他,想也沒想,手起掌落.

空氣中霎時傳來啪的一聲脆響.

"無恥!"

大廳里的人的視線被這突然高亢充滿憤怒的聲音吸引了過來,當然還包括已經快走到門口的袁溫和周茹芸.

萬芊後知後覺自己做了什麼,急忙看向門口,和袁溫周茹芸投過來的視線在空中相遇.

萬芊在心中哀嚎:完了,前功盡棄了!

單傅瑾緊緊抓住萬芊沒受傷的那只手腕,眼底深處浮現讓人膽戰心驚的寒意,"你主動投懷送抱還說我無恥?"

萬芊眼見袁溫和周茹芸已經朝她這邊走近,心急如焚,卸了所有傲骨和倔強,不再隱忍,讓手臂上鑽心的疼痛肆意自己的感觀神經,蔓延全身每一個角落,噙著滿是水霧的眼睛,可憐兮兮的望著單傅瑾,低低道:"我傷口的麻藥早就過了,好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