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你神經病吧?!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臉色驀地變得煞白,疼得倒吸了一口涼氣,"你弄疼我了,先放開我的手."

單傅瑾非但沒有放開,反而加重了手上的力道,俊臉更朝著她逼近了幾分,炙熱有些紊亂的氣息盡數噴薄在她臉上,嗓音也愈發深沉,"先回答我!"

萬芊疼得眼里霎時湧上了淚花,大吼道:"你捏住我的傷口了."

單傅瑾急忙松手,垂眸,萬芊手臂上那條打著蝴蝶結的白色紗巾已經被血染成了紅色.

而他手心也一片殷紅,"抱歉......"

"你神經病吧?!"萬芊紅著眼眶怒瞪著他,"莫名其妙!"

單傅瑾俊朗的眉峰擰得緊緊的,薄唇抿出淡漠涼薄的弧度,看見她纖細的小臂上突而蜿蜒流出的血跡,眉峰又舒展了些許,"我送你去醫院."

"用不著,你離我遠點就行."萬芊狠狠的睨了他一眼後抬腳准備下樓,男人卻先她一步下去了.

萬芊看著男人迅速消失在樓道里的身影,低聲嘀咕:"有病,絕對有病!"

萬芊來到樓下,外面已經下起了毛毛細雨,想著公交車站離這里不遠,走過去應該不至于淋濕,便大步朝大門走去.

養老院門口,銀灰色邁巴赫里單傅瑾見那抹身影已經出來,轉頭對駕駛座上的男人說:"堵上去."

賀晨似乎沒想到單傅瑾等的竟是一個女人,有些不確定的問:"小爺是要堵剛從養老院出來的那個女人?"

單傅瑾淡淡應了一聲,"嗯."

萬芊正快步走著,突然從後面開過來一輛車拐了個彎直接橫堵在她前面,正在她疑惑的時候,後座車窗緩緩將了下來,露出單傅瑾深邃立體的臉,"上車."

萬芊涼涼瞥了他一眼,那一眼傳達了一個信息:我和你很熟嗎?

然後繞過車身繼續往前走.

賀晨看清萬芊的臉後有些吃驚,竟然是她,回頭看向後座的男人,神情一如既往的幽沉如水,只是緊抿的唇角彰顯了他的不悅,心中那句'你不是說她可能是鴻爺的人嗎,怎麼還和她接觸?’便沒有問出口,只問:"小爺,追嗎?"

夏天的雨總是來得特別快,轉眼天空已下起了豆大的雨點.

"接著堵."

萬芊看著再次擋住去路的車子,心里的小火苗再也壓抑不住,呈燎原之勢迅速瘋漲.

不知是不是因為生氣容易讓人血壓升高,萬芊突然覺得一陣頭昏目眩,本想盛氣凌人的訓斥單傅瑾一頓,隨著身體晃了晃,那股積攢起來的怒氣瞬間消彌不少,只有氣無力的說:"我沒時間和你這種閑少爺玩,別纏著我."

單傅瑾的視線落在萬芊滿是血跡的手臂上,"你手上的傷急需處理,上車!"

又是那副不容置喙的口吻.

萬芊冷笑了一聲,心里那股倔氣上來了,三番兩次偷聽她說話,還莫名其妙弄傷她,她憑什麼聽他的?就不!

挽了挽發白的唇,"你該知道我喜歡錢,難道你又想當冤大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