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拐賣兒童
g,更新快,無彈窗,!

萬芊兼職星星學堂繪畫班老師這份工作大半年了,印象中單唯一的媽媽是個美麗安靜,很有氣質的女人,她每次來接單唯一似乎都很匆忙,有時候甚至穿著工作服就來了.

同病相憐總會讓人產生惺惺相惜的感覺,所以平時萬芊對單唯一格外照顧.

單唯一眨了眨黑溜溜的眼睛,臉上的神情是一副懂事乖巧的模樣,"媽媽為了賺錢養小唯,兼職了很多工作,每天都很忙."

萬芊條件反射問道:"那你爸爸呢?"

單唯一的眼神霎時暗淡了下來,低頭攪著手指不說話.

萬芊似乎明白了些什麼,忙轉移話題,伸手指了指桌上的畫,"你今天聽講很認真哦,小魚的顏色塗得很漂亮."

單唯一小臉上霎時暈開得到表揚後開心的笑容.

閑聊中半個小時不知不覺就過去了,可是接單唯一的人還沒來.

若是換作別的小孩子只怕早就開始哭了,單唯一很乖沒有哭也沒有鬧,但萬芊從他微紅的眼眶看得出來他很委屈.

萬芊看了一眼窗外,雖然快五點了,但夏日的太陽仍舊很毒,轉頭淺笑開口,"老師請你吃冰激凌好不好?"

小孩子還是很好哄的,注意力很快轉移了.

萬芊牽著單唯一出了校門,剛轉個角,兩個身材魁梧的男人擋住了她們的路.

男人面相凶狠,一看就不是什麼好人.

萬芊下意識的牽緊了單唯一的手,"你們是誰?"

其中一個男人冷聲開口,"讓開,沒你的事."

她最近是走了什麼狗屎運?前晚被人劫色,今天又碰上拐賣兒童,還讓不讓人好好過日子了?

萬芊以一副母雞護小雞的姿態,將單唯一護在身後,"你們想干什麼?"

兩個男人互相對視了一眼,其中一個男人一把拉開萬芊,另一個男人伸手去拉單唯一的胳膊.

單唯一動作敏捷的躲開了,跑到萬芊身後,緊緊地抓著她的衣服,小身板有些發抖,"老師......我害怕......"

萬芊回頭硬扯出一抹自認為能讓人安心的笑容,"別怕,有老師在,我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

其中一個男人譏笑一聲,從口袋里摸出一把水果刀,狠厲道:"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想要多管閑事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快滾開,否則別怪我不客氣."

另一個男人道:"你悠著點,老大說了不能傷著孩子."

"知道了."

"救命啊!救命啊!救……"萬芊才喊了兩句,嘴就被一只大手捂住.

然後身後的單唯一被拿刀的那個男人捂著小嘴抱走了.

萬芊情急之下張嘴狠勁的咬了一口捂著她嘴的手.

男人吃痛放開萬芊,反手扇了她一個耳光.

萬芊顧不得臉上火辣辣的疼痛,急忙跑過去拉住抱著單唯一的男人的胳膊,"放開他."

男人惡狠狠的瞪了她一眼,將單唯一夾在胳肢窩,二話不說,手起刀落,帶出一串殷紅的血珠.

萬芊覺得手臂上有一股尖銳的疼痛霎時傳到肺腑,但她沒有放手.

"喲呵!還是個倔女人,既然你不要命那我就成全你."男人說著抬起手准備刺向萬芊胸口.

單唯一突然有些激動的哭喊:"爸爸……快救救老師……"

爸爸?哪來的爸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