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她在酒店被人吃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夜黑風高,空氣中彌漫著詭異的氣息.

某星級酒店

"咔嚓"

一個西裝革履的男人將總統套房的門關上,然後轉身掏出手機將一個電話撥了出去.

"鴻爺,事情已經辦妥……"聲音漸漸遠去,然後消彌在富麗堂皇的走道里.

不久後總統套房里隱隱散發出細碎的聲響,朦朧而曖昧.

這種聲音持續了很久,直到下半夜才趨于平靜.

**

"叮叮叮……"

萬芊睜開惺忪的睡眼,豪華陌生的房間讓她微笑著重新閉上了眼睛,"真好!"

她翻個身,接著睡,嘴里咕噥,"奶奶,別吵,讓我在美夢里多待會兒……"

"叮叮叮……"門鈴聲再次響起.

萬芊皺了皺眉,極不情願的再次睜開眼睛,仍舊是之前那奢華高端的吊頂.

萬芊重新閉眼,心里想著:夢里的地方真漂亮!嘴里卻嘀咕,"奇怪,我家什麼時候裝門鈴了?"

等等,門鈴?

這不是夢!這個念頭在腦海里閃過,萬芊如被人當頭一棒,驀地睜開眼睛,騰的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體內立刻傳來一陣撕裂的痛楚.

視線掃過房間,地毯上凌亂的衣服,床上醒目的暗紅,這一切都在彰顯著這個房間發生了什麼!

還來不及想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門鈴聲再次響起,然後一陣陌生的女音傳來,"您好!請問需要打掃房間嗎?"

萬芊呆愣了片刻,心中那個想法在這一刻愈加明顯:她在酒店被人吃了!!!

半個小時後

公司,茶水間

死黨瞿朝陽的聲音傳來,"芊芊,你今天怎麼遲到了?什麼事竟然讓你連全勤獎都不要了?這可不像視錢如命的你會做出來的事啊."

萬芊按壓住心里的憤怒,咬牙切齒道:"我被狗咬了."

瞿朝陽臉上立刻浮現擔憂之色,拉著萬芊的胳膊左顧右看,"咬哪兒了?快讓我看看."

這麼一動,萬芊渾身傳來一陣酸痛,忍不住低聲爆了一句粗口,"奶奶的,都快將我榨干了."

"你嘀咕什麼?到底咬哪兒了?"

萬芊臉微紅,神情尷尬,"呃……咬的地方比較隱秘,不方便察看."

"嚴重嗎?打狂犬疫苗了嗎?"

"唉……"萬芊痛心疾首的在胸口錘了一拳,拉著瞿朝陽到無人的角落,將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訴了她.

瞿朝陽聽完後一臉義憤填膺的往外沖.

萬芊急忙拉住她,"你干嘛去?"

"去宰了那個精蟲上腦的家伙."

"我都不知道是誰你怎麼宰?"

瞿朝陽眨了眨眼,回身,"我一著急將這茬給忘了,那你有什麼打算?"

萬芊滿臉憤然,粉拳緊攥,"讓我知道是誰算計了我,我定將他大卸八塊,然後用攪拌機攪成肉醬丟進海里喂魚……"

**

下班後,萬芊正和瞿朝陽商量要不要報警,突然手機連著進來兩條短信.

一條是陌生號碼發來的,一條是銀行發來的.

萬芊看完後,忍不住驚呼,"靠!發財了."

瞿朝陽連忙問,"怎麼了?"

"咬我的狗給我打來了一筆狂犬疫苗費."

"他怎麼知道你的卡號?"

"我也納悶呢."

"打了多少?"

"二十萬."

"感情咬你的還是條貴賓犬啊."

砰!

身後傳來東西落地的聲音.

萬芊轉身,就見身後站著一個長相斯文儒雅,身穿黑色西裝的男人,連掉在地上的手機都沒去撿,只是表情古怪的看著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