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3章 五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她只能否認到底……

畢竟還是年輕,有時候遇到問題,會慌亂,不知道要怎麼去應對.

"你也知道她敏感?她生活的那麼小心翼翼是什麼原因導致的?你心里最清楚."

有時候家庭環境,真的會讓一個孩子過于的早熟,而失去了童年的快樂.

殷殷知道在這方面,自己確實虧欠孩子的.

因為她是未婚生子,難免被人家說三道四的.

所以,奈奈從小就特別的活察言觀色,看別人的臉色.

可是,這一切也不完全是她的錯……

那晚,是他把自己壓在身下,強行的要了自己……

她才十九歲,什麼都懂,知道懷孕的時候,已經是三個月後了……

現在說這些又有什麼用,虧欠已經存在了.

封衍沒有經曆過這些事情,所以,他不會懂得一個十九歲的女孩,知道自己懷孕時的心境……

是怎樣掙紮無助……到最後生下孩子的……

所以,封衍才能說出這樣的話,而沒有意識到,他也是罪魁禍首.

殷殷知道,和他這樣沒感情,不懂人情的男人說的再多都沒有用.

"要怎樣才能讓奈奈留在我身邊!"

殷殷仰著頭看向封衍,臉上的淚水還沒有干,楚楚可憐中又帶著倔強.

"你到我身邊來,不就留在奈奈身邊了!"

封衍的舌尖輕輕舔過自己削薄的唇,陰柔的開了口.

殷殷的身子一僵,她自然是知道封衍的到我身邊來是什麼意思.

"封少是什麼意思……"

即便是已經猜到了,殷殷還是不死心的問了一遍.

"意思就是你白天陪奈奈,晚上陪我睡!"

殷殷咬著唇,身子都在顫抖著,她感覺到無比的屈辱.

封衍的話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紮進了她的心里.

這些年想睡她的人不是沒有,即便是在生活最困難的時候,她都沒有想過要出賣自己的身體.

"封衍,你真無恥!"

殷殷沒有想到封衍可以把話說的這麼直白不要臉.

指甲已經深深的嵌進了掌心的肉里,殷殷想要站起來,才發覺自己的身子既僵直又顫抖.

她不知道一個人身上怎麼會有,這樣兩種矛盾的感官存在.

因為她的腦子十分的亂,亂到,她為了奈奈幾乎要答應封衍這個要求.

可是,最終她的理智還是戰勝了她的混亂.

"封衍,我不信在云城你能只手遮天."

殷殷扶著牆站了起來,臉上還有未干的淚痕,她倔強的對著封衍說道.

律師之所以說她的官司毫無勝算,就是因為對方是封衍.

在這云城,沒有律師敢接她殷時年的案子,得罪封門少主,那無疑是自己喪命在自己的手里.

"你現在不答應,等你再來求我的時候,即便是脫光了站在我面前,我也不會這麼好說話的!"

封衍聳聳肩,笑的異常妖孽邪肆,修長的手指摩挲著殷殷那白皙的脖頸,那上面有他掐過的痕跡,殷紅的讓人看了就會憐惜不已!

他覺得這個女人蠢的可以.

她還以為她能從自己手里拿回奈奈的撫養權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