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8章 看著她的眼神無奈中又夾雜著不悅
g,更新快,無彈窗,!

霍傾歌的聲音一僵,她之前還想沈清為什麼,這麼恨自己,難不成瘋了.

那只是氣急了那麼一想.

在聽到她哥說沈清真的瘋了時,酸澀疼痛瞬間席卷了她的全身.

厲北宸其實已經猜測到了一些,畢竟在他的印象里,沈姨不是這樣的.

可是,今天她剛來時說話雖然氣人,但是,神智是正常的,卻不想真的瘋了.

心里難免會難受,剛才所有的氣憤都消散了.

又不得不再為大哥感到心疼,他又在承受著他們所不知道的事情,他總是這樣.

這里面最平靜的就要屬小妖了,她坐在沙發上,也不說話,那玩味迷離的眸子,一直釘在霍仲饒的身上.

霍仲饒走都窗戶邊那里,打開窗戶,露出一條縫隙,不該在病房里抽煙.

可是,他現在需要抽煙.

點了煙,吸了兩口,霍仲饒開了口.

"她先後經曆了你被綁架,咱爸和咱爺爺的去世,然後是咱們外公外婆……"

"她的精神早在那個時候就垮了,你就是她的心魔,她就認為是你引發了之後所有人的離世,沒有你就不會有這些事情的發生!"

霍仲饒的聲音很低很沉,帶著無盡的壓抑.

這種壓抑不像是煙吸進去還能再吐出煙霧來,那是絲毫沒有地方發泄的.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點點的積累著,最終像是一塊大石頭一樣的壓在了心口.

霍傾歌緩緩的閉上眼睛,所有的一切都明了了.

相比于她母親的經曆,她不期望自己還活著,也是情有可原的.

畢竟在她的心里,霍家就剩下她哥了,不能再有任何的意外了.

她想即便是那麼多的親人都離開了,她神志不清,她痛苦,但是,她依然活著,也是為了她哥吧……

"所以,傾歌,不要怪她,無論她做什麼,都不要怪她,你受的委屈,哥給你安慰,咱媽承受的是我們的千百倍,我們經受什麼都是應該的,誰讓我們是兒女!"

霍仲饒向來不是個話多的人,能讓他說出這些話來,而且是對著他最疼愛的妹妹,足以可見,他是下了多大的決心.

厲北宸一直沉默著,他能夠理解沈姨現在的狀況,可是,不管怎麼樣,他也不能允許被扔水池那樣的事情,再次發生,絕對不能.

"大哥,你說的這些于情于理都該,但是,我不能讓傾歌再處于危險中!"

"她這些年過的也不好,這點大哥你是知道的!"

霍傾歌拉了拉厲北宸的手,她知道他是擔心她,為她好.

可是,也正如她哥說的,他們是做兒女的,承受多少都是應該的.

第一次見面,她是毫無准備,之後她不會再讓自己受傷了,不會了.

"其實,很簡單的事情,你們搞得那麼沉重做什麼?"

一直沒有開口的小妖說了話,那慵懶的語氣,那麼的淡然.

霍傾歌越發的對這個小妖感興趣了,年紀不大,但是說話和處事風格都是那麼的矜貴從容.

"我還沒說你,怎麼又逃……"

霍仲饒看著小妖的眼神無奈中又夾雜著不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