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5章 那是不容拒絕的命令
g,更新快,無彈窗,!

"嗯,大哥一會過來!"

說到這個厲北宸的臉色越發的暗沉,冷的不行.

若不是霍傾歌出事,他都不知道沈姨會是現在這個樣子,竟然要殺了自己的親生女兒.

到現在他都無法接受這個事實.

在他的印象里,沈清是個很溫柔的女人,特別的愛穿旗袍.

說話的時候總是軟聲細語的.

哪里會想到,她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她怎麼可以把霍家的變故,人的離世,都歸怨到霍傾歌的身上.

她兩歲就被綁架了,這麼些年能活下來,再回到霍家,都已經是個奇跡了.

不好好的疼愛憐惜,卻要淹死她,這是怎樣扭曲的恨意,能讓她這麼瘋狂.

"她要殺了我,淹死我……"

霍傾歌喝了一口粥,顫抖著唇輕聲道,眼眶濕紅了,卻沒有讓眼淚落下.

"出院後,跟我回家住,你哥要是想你,讓他來家里看你!"

厲北宸又喂了霍傾歌一口粥,說出的話很冷,那是不容拒絕的命令.

霍傾歌沒有說話,她是怕的,那個地方她再也不想去了.

可是,她不想她哥為難,她能夠理解,為什麼她哥會一直托著不帶她去見母親了,換做是她也是不知道這樣的情況要怎麼相認的.

"等你出院,把結婚證領了,我這邊已經在准備婚禮了!"

厲北宸不是不知道霍傾歌在想什麼,反正,不管他想什麼,他都不會允許,她再離開他的視線范圍.

他不能再經曆一次,看著她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樣子了.

"不管怎樣,也是要我哥點頭的吧!"

霍傾歌以前還想著,和母親相認後,這婚事也是要母親點個頭的.

現在他已經不期望這個了,但是,她哥還是要的.

總是要鄭重的詢問,然後再被祝福,這樣才算是正常的路數.

"你哥點不點頭,這證都是要領的,婚也是要結的!"

霍仲饒推門進來,聽到的就是厲北宸這話,悶悶的帶著些許的不滿和壓抑.

厲北宸聽到開門聲,看到霍仲饒神色沒有什麼變化,但是,在看到他身後跟著的人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這時,霍傾歌也看到了霍傾歌身後的沈清,她把頭別了過去,感覺身子十分的冷.

即便是別過臉去,霍傾歌還是看到了她哥,臉上的憔悴和疲憊.

沈清越過霍仲饒走了進來,亦如霍傾歌第一次見她時的面無表情,完全的陌生.

並沒有因為差點把她給淹死而感到任何一絲的愧疚.

厲北宸叫了一聲,"沈姨."

就沒有再說什麼,連起身走沒有,繼續喂霍傾歌喝粥.

而她卻沒有張口再吃,厲北宸放下碗,看了一眼沉默的霍仲饒.

"你不想見到我,我也不想見到你,要不是我兒子拉著我來,你以為我願意多看你一眼!"

沈清看著別過頭去不看自己的霍傾歌,眼里是毫不掩飾的厭惡和憎恨.

"媽,咱們在家不是這樣說的!"

霍仲饒的下顎緊緊的咬合著,對于母親說出的話,他感到很意外,明明是她說要來看看傾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