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聲音那麼的沉那麼的重,帶著濃重的心疼
g,更新快,無彈窗,!

這是她第一次見她哥哭泣的像是個無助的孩子.

好像是失去了全世界最重要的東西一般,那麼的撕心裂肺.

霍傾歌想要伸出手去摸她哥的臉,想把他臉上的淚水擦掉,卻怎麼也抬不起手臂.

只要動一下,她渾身就痛的不行,那種痛如同皮膚被人割碎了一般.

"別動!"

霍傾歌的耳邊傳來厲北宸的聲音的,那麼的沉那麼的重,帶著濃重的心疼.

她記得厲北宸和她求婚了,她還沒有說她願意……

張了張嘴,霍傾歌的嗓子里滑出了輕輕的幾個字"我……願意!"

雖然很輕,但是,卻讓人聽得清楚真切.

我願意三個字狠狠的撞進了厲北宸的心里.

這個時候,她還說什麼她願意,這輩子不管她願不願意,她都會是他厲北宸的妻子.

他娶她不需要她的同意,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

說完這話,霍傾歌才知道自己的嗓子原來也是痛的不行的.

"水……"

霍傾歌想要喝水,可是自己一說到水字,她就想起來了.

她被扔進了冰冷的池水里,然後,她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那她現在是在哪里?

死了嗎?那麼冰涼的水,心都涼的不能呼吸了,因該是死了的.

"來,喝水!"

厲北宸手里拿著被子,把吸管送到霍傾歌的嘴邊,輕聲道.

霍傾歌聽到了厲北宸的聲音,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她不是死了嗎?難道厲北宸也死了?要不怎麼會聽到他的聲音,看到他的臉?

"北宸……"虛弱的開了口,霍傾歌的眼皮很沉,睜不太開.

"乖,別說話,喝點水!"

厲北宸的嗓子有些沙啞,單單是聽著就讓人心疼.

若是,霍傾歌現在能全然的睜開眼看看他,就會發現此時的厲北宸是有多麼的憔悴.

霍傾歌用吸管喝了水,感覺喉嚨舒服多了.

睜開眼,才看清自己是在醫院的病房.

烏黑的眼珠轉動著看向厲北宸,眼中閃過一絲愕然.

霍傾歌昏迷了兩天,厲北宸也是兩天沒有合眼,青黑的胡茬已經冒出來了,他也沒有管.

加上沒睡覺,又過分的擔憂霍傾歌,整個人顯得特備的憔悴不堪.

"我這是沒死?"

霍傾歌伸手想要摸厲北宸的臉,卻摸不到,嘴角露出淡淡的笑.

她知道自己沒有死,原來沒有死……

她不想看到厲北宸這樣擔心又心疼的眼神.

"我還以為自己死了……那水真涼……"

一想到那冰冷的水,霍傾歌就覺得渾身都疼.

"不許胡說!"

厲北宸皺眉沉聲道.

臉色不太好看,他還是心有余悸.

"我給你盛點粥,火焰早上煮好送來的,大家多很擔心你!"

厲北宸說到這里,嘴角露出苦澀的笑,他記得,自己都沒有吃過火焰做的粥.

"是我哥救了我?"

霍傾歌想到自己最後的記憶是他哥抱著她哭泣,她想自己的母親是不會把她救起來的.

她那麼的恨自己,恨不得自己立馬就死了,怎麼會救她……

可是,為何她心里還是有所期待的,即便是在自己要被淹死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