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她是不是要死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沈清又猛然的吼了一句,突來的一句吼叫,讓霍傾歌驚得跌坐在地板上.

這一刻,她才知道為什麼她哥不急著帶她來見母親了.

因為母親恨她,為什麼恨她……

為什麼要恨她?她做錯了什麼?兩歲被綁架,顛沛流離,現在還能活著,不該慶幸上天的憐愛嗎?

又為什麼要恨她?

這一刻,霍傾歌感覺自己身上的空氣都被抽干了.

絲毫的提不起力氣,她想開口問為什麼,卻也不得開口.

最終能表達情感訴說的唯有眼淚了.

霍傾歌是最不願意哭的人,可是,這一刻,心里真的痛到不行.

雖然這是第一次和母親見面,但是,骨血親情這個東西是很微妙的.

也或許說,她一直都在期待著見到母親,可是,想像中的母親,和眼前這個滿眼怨恨咄咄逼人的母親,完全是兩個人.

"你知不知道因為你,死了多少人,可你,偏偏還活著……"

沈清開始喃喃自語起來.

"我的丈夫死了,我的父母死了,公公死了……可是你卻還活著,哈哈,你卻還活著……"

"當初,我就不該生下你,什麼鳳凰命,你就是喪門星,禍害……"

霍傾歌感覺自己的身子越發的冷了,好像是被浸泡在冷水里一般.

這些親人的死和她有什麼關系?

顫抖的唇張開,灌入嘴里的卻是咸澀的淚水.

"劉媽,把她扔到水池里,淹死她,淹死她,要不仲饒也會被她害死……不能死,仲饒不能死,讓她去死……"

沈清用手指著跌坐在地上的霍傾歌,無比憎恨的喊道.

好像在她的眼里,霍傾歌就是什麼妖魔鬼怪一般.

心髒驟停了,霍傾歌如同溺水的人,想要拼命的呼吸都呼不出來……

劉媽面無表情的走向霍傾歌,直接將癱軟的她,從地板上拖拽了起來.

霍傾歌沒有絲毫的力氣來反抗,仿佛是骨頭都被敲斷了一般.

她就那麼湛湛的看著自己的母親,究竟是怎樣的恨,能讓她說出淹死自己女兒的話……

這個時候水池里的水,已經結上了一層薄薄的冰,寒涼刺骨.

劉媽毫不憐惜的將霍傾歌給扔了下去.

虛軟的身子沖破薄薄的冰層,直接墜入到寒涼刺骨的池水中.

霍傾歌感覺自己的身子好像是被刀子給刮過了一般,生疼,可是卻不及她的心疼.

身體都抽筋了,霍傾歌感覺自己的視線已經模糊了.

眼前閃過厲北宸的臉,他拿著戒子單膝跪地,在向她求婚,她還沒來得及說願意,他就消失不見了.

糖糖向她跑過來,邊跑邊喊著,"媽媽"就在她要抱住她的時候,糖糖卻跑開了.

沐沐牽著奈奈的手也向她走來,隨著他們走過來,他們也變了模樣,長大了,她笑的欣慰,能喝到媳婦茶了,可是,畫面又變成了沐沐回頭看著她笑的畫面.

封衍沖著她笑,告訴她,他有了愛人,她問他是不是殷殷,他卻不回答了.

最後是她哥向她跑過來,緊緊的抱著她,哭泣的喊著她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