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2章 怎麼覺得自己是個見不得光的人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在孩子的認知里,被壓在下面的就是挨欺負的.

媽媽是為了躲他,才來姨奶家的,卻沒有想到這個叔叔,竟然還找到這里來了.

奈奈第一次覺得,自己做了一件錯事,就是不該故意訛詐封衍.

她生活的目標就是不給媽媽添麻煩,但是,這次似乎是給媽媽搞了個大麻煩了.

封衍看了一眼奈奈,又看了一眼低著頭的殷殷.

再一次確定,奈奈對自己的態度,是和這個女人有關.

好,好得很,想要奈奈討厭他是吧?

"奈奈,今天不可愛!"

"帶孩子出去,我換衣服!"

前一句話是對奈奈說的,語氣像是在開玩笑.

後一句是對著殷殷說的,略帶著命令的冰冷.

奈奈微微嘟嘴,她哪里不可愛了.

雖然她很喜歡這個叔叔,可是,為了媽媽,她決定以後都要討厭他了.

"你換好衣服從後門走!"殷殷轉身的時候,對著封衍說道.

封衍微眯著眼,眸子里都透著幽冷的光?

他怎麼覺得自己就像是偷情的男人,見不得光?

換好了衣服,從浴室里走出來,封衍才仔細的看了這房間.

看得出這就是殷殷和奈奈的房間.

因為有牆上掛著很多相框,里面都是殷殷和奈奈的合影,還有奈奈小時候的.

當看到一張奈奈小時候的百天照時,封衍整個人如遭到了雷擊一般的愣在那里.

司令部後山別墅

霍傾歌坐在客廳里,絞著自己的雙手,心跳跳動的非常快.

她是被一個中年婦女,叫到這里來的,她說是夫人要見她.

她想這夫人就該是她的母親的.

霍傾歌很緊張,她的手心里都是汗.

之前她很想見到母親,可是,她哥總是有事,自己又找不到過來的路.

卻沒想今天被請來了,有種很被動的感覺.

又有一種說不出來的異樣感.

樓梯上緩緩的走下一抹身影,複古的發髻,素色的旗袍,典雅高貴.

但是,膚色就有些暗淡無光,有些病態.

她聽到剛才請自己來的那位劉媽叫了一聲,"夫人"

霍傾歌站起身來,看著自己的母親,很陌生.

沈清看著自己的女兒,臉色平靜毫無波瀾,就像是在看著陌生人一般.

這樣的見面方式,讓霍傾歌感到心里很難受.

她曾無數次的想象著,和母親見面會是怎樣的畫面,想了很多種.

但是,絕對沒有這種,這麼冷漠的方式.

她張了張嘴,怎麼也沒有喊出那個媽字.

第一次覺得這個字這麼的難以喊出口.

劉媽靜默的退到了一旁,偌大的可請靜的可以清晰的聽到呼吸聲.

就在霍傾歌感覺這種壓抑要讓人窒息的時候,沈清開了口.

"你為什麼還活著?都死了,你怎麼還活著?"

這樣的話,讓霍傾歌的身子踉蹌的後退了兩步,胸口像是被人狠狠的用錐子紮透了一般.

這是他們母女二十多年後再見,而她的母親卻問她為什麼還活著?

她不該活著嗎?母親不期望著她好好的活著嗎?不高興她回來嗎?

"說,為什麼你還活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