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1章 我想對你做什麼,還要你說個許字?
g,更新快,無彈窗,!

殷殷真的想把手里的衣服砸到,封衍那長帥氣又邪肆的俊臉上.

她雖然性子冷,但是,不代表她沒有火氣.

那有人凌晨喝的爛醉亂敲別人家門的.

她昨晚真的想把他給扔在門外的,可是,想著傾歌說過,封衍是她的好哥們,她也算是給傾歌一個面子.

哪有想到他竟這麼的厚顏無恥,居然還威脅她.

想到那晚在車上他對自己做的那些事情,她的臉就羞紅不已.

她記得他小時候不是這樣的.

"封少,你需要我現在給傾歌打個電話嗎?"

殷殷就是不想小姨會問封衍一些關于奈奈的事情.

她不確定封衍還記不記得那晚的事情……

"打,告訴她昨晚我和你睡在一起,我想她肯定會逼著我娶你,對你負責的!"

封衍聳聳肩,那一副慵懶邪魅的樣子,有著主控一切的氣場.

殷殷沒想到他竟然這樣的無恥,將衣服扔在了床上,轉身就走.

可是,剛走了兩步身子就被一股強勢的力道給扯了過去.

隨即就被扔在了不算太軟的床上.

男人的動作快到殷殷完全沒有反應過來,就被壓在了那里.

"封衍,你不許碰我!"

殷殷想用膝蓋去撞封衍,卻被他用腿壓住了.

那晚在車里的畫面又回蕩在殷殷的腦海里,封衍用強,自己是完全反抗不得的.

"該碰的不該碰的,我都碰了,還要你說個許字?嗯?"

修長的手指挑起殷殷的下顎,微微側頭,一臉的玩味.

封衍覺得奈奈有時候那認真的模樣,真的是隨了她媽了.

"……"

殷殷聳了一下臉,卻也沒有聳掉封衍抬著她下顎的手指.

"封少,別太過分!"

殷殷的小臉已經紅的可以滴出血了,在心里罵了封衍無數個無恥.

"什麼叫過分?這樣?還是這樣?"

封衍單手攔腰將殷殷的身子托起,大掌狠狠的捏在了殷殷的屁股上.

削薄的唇就封上了殷殷欲說話的小嘴兒.

殷殷的呼吸一瞬間全部被掠奪了,她被迫的承受著.

這不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也不是第二次,也不是……

可是當陌生的電流流經全身的時候,殷殷還是不受控制的顫抖著.

這陌生又有些熟悉的感覺,讓她漸漸的濕了眼眶,她以為自己和他不會再有交集,不會再有.

可是,命運偏偏如此的安排.

"殷小妞,姨奶說……"

房門被猛然的推開,奈奈清脆如黃鸝鳥的聲音傳來.

封衍已經被青欲掌控,他沒有想到一旦沾上這個女人,他身體的某處就不受控制.

但是,奈奈的聲音還是讓他的理智占了上風.

翻身結束了這個吻,順手用被子蓋住了身體.

"奈奈,記得以後要敲門!"

封衍的聲音有著被青欲撩拔的沙啞.

殷殷羞紅著小臉,從床上下來,心里很不高興封衍對她女兒的說教.

雖然也是他的女兒,但是,和他沒有關系.

"叔叔,你不是挺忙的,睡好了就走吧!我和我媽還有事的!"

奈奈的臉色很冷,封衍對殷殷做的親密事,在奈奈看來,那就是欺負她媽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