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6章 你女人一天問我的問題多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她不是經常犯病,只有在特定的時候才會.

晚上霍傾歌躺在床上,手里一直握著手機,可是,直到她睡著了,也沒有等來厲北宸的電話或是短信.

索菲亞

封衍看著坐在那里抽煙的厲北宸,拿起酒杯和顧爵碰了一下.

厲北宸一個電話把他們幾個叫出來,說是喝酒.

封衍還以為他轉性了,開始喝酒了,誰知道居然是看著他們喝酒.

厲北宸一直抽煙,氣氛這個尷尬,顧爵又不是愛說話的人.

楚柏卿倒是能說,但是,卻沒來,封衍只好找話說.

"柏卿怎麼沒來?"

這話自然是問顧爵的,他們兩個在他眼里就像是連體嬰一般.

"嗓子還沒完全好,不能喝酒,看著他也挺累的."

顧爵自己都沒有發現,他在說這話的時候,眼睛里的笑意有多濃.

"我早就說過,柏卿看著是最好說話的,其實也是最執拗的,說白了就是固執,犟!"

封衍笑著說道,不禁的想起了小時候的事情.

"你說的太對了,干!"

封衍的話像是說到了顧爵的心坎里,拿起杯子就是要干.

"你說你們兩個小時候,你總是欺負他,現在大了倒是好的不行!"

封衍繼續說道,他對小時候的事情記憶還是挺清晰的.

"現在也欺負他,說話氣人,就是欠收拾!"

現在楚柏卿最厲害的本事不是手術刀,而是,他那張說話能氣死人的嘴.

最近這嘴說出的話,讓顧爵尤為的不愛聽,每每這個時候,他就想收拾他,怎麼狠怎麼收拾.

他最近好像有些病了,越發的想看楚柏卿,在他身下哭泣求饒的樣子.

單單只是想想,他就越發的想狠狠欺負他.

"也就是柏卿,咱們幾個當中你換個試試,也就他讓著你!"

封衍又和顧爵碰了杯,他們這里就屬楚柏卿的脾氣是最好的.

"不一樣,反正就是不一樣!"

其實,顧爵是想說,我和柏卿的感情,和你們都不一樣,又覺得都是一樣的深厚的,都是過命的交情.

可是,又有哪里是不一樣的.

單單只是他想像一下,讓他吻封衍,他就會覺得惡心,根本就下不去嘴.

可是,對柏卿,他是越發的不受控制,總是想要做些親密的事情.

這些都是他想不清楚的地方,也是他懶得想的地方.

"你們兩個喝的聊的挺高興?"

厲北宸一直冷冷的看著他們兩個越聊越起勁兒,越喝越高興.

完全忘記了這里還有他這麼一個大活人.

"你又不喝!"封衍聳聳肩,實話實說.

難道就在這兒抽煙大眼瞪小眼不說話?

"我女人有沒有找你問什麼問題!"

厲北宸想來想去,從看到短信,已經三四天了,那個小女人還挺能沉得住氣.

但是,什麼都不說不問也不做,也不太符合她的性格.

"你女人一天問我的問題多了,比如,阿衍你要吃什麼,我給你做!又比如,阿衍,你有時間嗎?過來看孩子!"

封衍很認真的想著回答著,只是這回答,真的是欠揍又搞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