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揚手就要給他一巴掌,卻被他扣在身後
g,更新快,無彈窗,!

這些恨在他的心里如藤蔓一般,纏繞了許多年,想起來就會被越勒越緊,終有一天會被纏繞到窒息.

封汐的胸膛劇烈的起伏著,拳頭終于不受控制的揮了出去,卻被封衍輕而易舉的給截住了.

在封衍要向他揮拳頭的時候,卻被暗處閃出來的寒冰給攔住.

"少主,司令說了,不可以!"

寒冰之前的任務是防止自己家少主,和厲少還有封二少起沖突.

現在他的任務輕松多了,只需要對封二少的人身安全負責就行.

"我正當防衛也不行?"

封衍並沒有松開抓著封汐衣領的手.

"司令說了,二少永遠要被保護,因為他不是你的對手!"

寒冰覺得脊背發涼,這句話傳達完,估計挨揍的就是自己了.

封汐氣惱的又要伸手去打封衍,什麼叫他永遠都是被保護的?

他也會打架的好嗎?

封衍一臉煩悶的將封汐給甩開.

封汐身子不穩,踉蹌向後,被寒冰給扶住.

"二少,傳達一下厲少的話,他說你要是再因為時年而鬧騰,就把你丟到新兵訓練營去!"

寒冰最討厭的事情就是傳達話,往往這個角色不討喜,還容易挨揍.

"他不鬧騰?三哥怎麼不把他丟到新兵訓練營?"

手指著封衍,封汐氣的就差跺腳了.

在大哥三哥眼里,他永遠是長不大的孩子,憑什麼?也沒差幾歲.

"少主年齡超標,不合適!"

當然這也是厲北宸的原話,只是寒冰忘記了加上幾個字,厲少說……

感覺自己又惹人嫌棄了,心累……

寒冰硬是把封汐給送上車,讓司機趕緊開走,他又隱藏在暗處.

其實,剛才二少不去敲車窗,他也是要想個辦法打斷少主的.

因為大小姐在他臨走的時候交代,別讓少主欺負了殷小姐.

之所以沒有立馬出來阻止,是因為他在分析這欺負的含義.

到底什麼算是欺負,按他的理解那就是動手打人算是欺負人……

後來看著車子搖晃的那麼厲害,他又想,這麼激烈的動蕩,應該也算是被欺負吧?

因為車門被鎖著,殷殷一直都下不來,直到封衍把車門打開.

她不管不顧的沖下車子,她的襯衫已經被封衍扯壞了,不得已裹著他的外套.

他的氣息就在鼻息周圍縈繞著,嬌嫩的唇紅腫不堪,上面還殘留著他的味道.

這一切都在告訴殷殷,剛才自己經曆了什麼,身上還有他碰觸過的酥麻……

殷殷現在就想回家,好好的洗個澡,然後睡一覺,那樣是不是就可以忘記這一一切了.

可是,她才走了兩步,手臂就被封衍給扯住,"我髒嗎?"

粗粝的姆指腹摩挲著殷殷的唇,開口依然是讓人窒息的邪肆.

嘴角那玩味的笑,還有眼中的薄涼,都在告訴殷殷,剛才他對自己做的一切,不過是在報複自己說他沒有用公筷……

殷殷揚手就要給封衍一巴掌,卻被他反手扣在身後,一個力道,她就撞進了他的懷里.

"髒嗎?"捏著殷殷的下顎,逼著她仰頭看向自己,非要個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