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4章 他怕他再逃跑(八更)
g,更新快,無彈窗,!

剛才顧爵在他耳邊說的話,大致也是些警告他不要逃跑之類的.

楚柏卿沒有否認,證實了霍傾歌問的問題是事實.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你,他自己想不明白感情,為什麼要折磨你!"

霍傾歌控制著自己的脾氣,她在壓低聲音.

那邊厲北宸在和沐沐還有糖糖玩,霍傾歌怕被厲北宸聽見.

"不記得在哪里看過一句話,如果你不夠強大,那麼不要去愛,因為這就像是一個賭注,輸了,怕是承受不起!"

楚柏卿不想讓自己看起來,很可憐很可悲,他是一個男人,他也有他的自尊.

尤其是在愛的人面前,他不能接受顧爵對他的這種方式.

像是對待女人一樣,說句不好聽的,他這是要變相的把他圈養起來.

他接受不了男人和男人戀愛,又習慣了他在他身邊,所以,他選擇了他認為最簡單直接的方式,圈禁.

他只顧著他自己高興舒坦了,卻忘了,他是個男人,受不得這樣的屈辱.

"我和顧爵談談!"

霍傾歌認為現在最大的問題是顧爵認不清自己的心.

"不需要三嫂,他那人執拗固執的,不是誰說什麼他能明白的,除非是他自己想明白,否則誰說什麼都無用,我也想看看他為了自己舒坦,能把我傷成什麼樣."

都已經遍體鱗傷了,還差再來幾刀嗎?

他就是想看看他到底要這麼固執矛盾到何時.

是不是他折騰夠了,他也就心死了.

從他發現自己對顧爵有了不一樣的情感時,他就知道這是一條不歸路.

現在卻深知,原來這條路這麼的難走.

"柏卿,你這也是在傷害你自己,我雖然和爵接觸的不多,但是,我也知道他那人脾氣不好,與其受傷還不如攤開了把話說明白!"

"不是沒有試過說,可是,他什麼都聽不進去,他認定的,他不接受的,別人左右不得他,這就是顧爵!"

霍傾歌還想說什麼,顧爵已經從偏廳走出來了,看得出,他的步子很急切.

生怕他離開一會,楚柏卿又會跑了一般.

"三嫂!"直接坐在了楚柏卿的身邊,沖著霍傾歌點了點頭打招呼.

"柏卿你多注意休息,工作再忙,也沒有身體重要."

霍傾歌最終尊重了楚柏卿的自己的意思,沒有對顧爵說什麼.

心口壓抑又難受,最終還是選擇了離開,感情的事情還是需要他們兩個來解決.

"你和三嫂說了什麼?"

其實顧爵倒是不怕楚柏卿和別人說,他囚禁他的事情.

他敢這麼做,就不怕大哥和三哥會怎樣.

今天要不是大哥說一定要來,他也不會帶著他出來.

如果可以,他一輩子都不想讓他離開他家,他想自己或許一輩子也不會想明白,自己對楚柏卿是怎樣的一種感情.

楚柏卿說男人和男人也是可以戀愛,怎麼可能,多惡心,他接受不了.

小時候,他會開玩笑叫他老婆,可是,那就是開個玩笑,一個男人叫另一個男人老婆,那特麼不是變態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