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3章 念在兄弟一場的份上,別這麼羞辱我
g,更新快,無彈窗,!

楚柏卿何嘗不希望再給自己狠狠的一刀,徹底的死心.

他覺得自己就像是掉進了滿是稀泥的深潭,身子緩緩的下沉,可是,他還是想掙紮.

明知道不可能還是想要嘗試,矛盾的很.

顧爵的雙眸猩紅,他不明白他和楚柏卿之間怎麼就變成了這樣.

一切都亂了,他竟然真的想把楚柏卿的褲子脫下來……

他越是看著他這副任他欺負的樣子,他覺得他越是瘋狂,完全控制不住的想要上……他.

"不脫,就把我放開,念在兄弟一場的份上,別這麼羞辱我!"

一個男人被另一個男人用手銬拷在床上,這是多麼屈辱的事情,就像是對待一個不聽話的女人.

楚柏卿從小各方面都很優秀,是大人們眼中的乖孩子.

而顧爵是從小就打架闖禍惹麻煩.

家里的人經常拿楚柏卿對顧爵進行說服教育對比.

可如今,那些優秀突出什麼用都沒有,他楚柏卿輕而易舉的就被顧爵給掌控著.

他沒有想到顧爵會派人監視他.

他剛到機場,就被憤怒發瘋的顧爵給綁了回來.

那個時候他還想,是不是他也對自己有感情,所以才會這樣.

可是,顧爵卻說,"你惹我不高興就想走,我氣還沒順,你哪里也不許去."

爵爺的脾氣,是誰惹他不痛快,他就會讓誰加倍的不痛快.

他對他所做的不是那零星半點的感情,而是因為他的不痛快.

顧爵正想要說什麼,他的手下匆忙的進來報告,"爵爺,厲少來了!"

手下把眼別過一邊,不敢看臥室里床上的畫面.

生怕會看了不該看的畫面.

今天他們家爵爺把楚少綁回來,著實嚇壞了他們這些小弟.

誰也不知道怎麼就把人給綁回來了.

在看自家的爵爺,那一臉氣勢洶洶的樣子,好像是抓到了紅杏出牆跟人跑了的妻子一般,回來就給拷上了.

要不要這麼簡單粗暴又滿滿基情……

楚柏卿在聽到三哥來的時候,臉上瞬間就沒了血色.

三哥很少會來顧爵這里,這會突然來,是不是知道了顧爵把自己綁回來了……

顧爵也是相當的訝異,三哥幾乎沒怎麼來過他這里.

他一般都是和楚柏卿待在一起,不怎麼回家住.

"誰特麼亂說話了?"

現在最有可能的就是自己下面的人說漏了嘴.

"爵爺誰敢啊!"

手下委屈的說道,說爵爺的私事,不被打死才怪.

"滾."

顧爵煩躁的揮揮手,手下立馬一溜煙的跑了.

顧爵轉身也要走.

"你把手銬打開!"

楚柏卿也是急了,讓三哥看到他被顧爵這樣拷在床上,又雙唇紅腫,所有的事情都會被做實的.

"把飯吃了!"

顧爵頭都沒回就丟下這麼句話,轉身離開.

"顧爵,你瘋了!"

楚柏卿扯動著自己被銬住的手臂,手腕處立刻傳來灼熱的痛感.

而回應他的卻是悶悶的關門聲.

楚柏卿一拳打在床上,卻如同是打在棉花上一樣,讓人感到無力.

顧爵下樓看到厲北宸坐在沙發上抽煙.

"三哥,怎麼過來了?"

坐在厲北宸的對面,顧爵的臉色並不怎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