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6章 對方打電話的是個女人……
g,更新快,無彈窗,!

楚柏卿活動了下下顎,顧爵下手重,可是,他自己卻意識不到他下手到底有多狠.

"爵,我不舒服,想休息了,你也回去吧!"

楚柏卿深吸一口氣,扯動下顎,都很疼.

他確實很累,不想和顧爵再說什麼,也說不出來什麼,壓抑著情感也很累.

顧爵剛壓制下去的火氣,騰的一下又竄了上來.

他好聲好氣的和他說話,他居然趕他走.

"你行,你特麼真行!"

顧爵轉身就走,身子狠狠的撞了一下楚柏卿的肩膀.

楚柏卿悶哼一聲,顧爵這下撞的不輕,他總是這樣,只顧著自己感受,從來不顧及別人的感受.

門被重重的摔上,楚柏卿的身子也失去了力氣,他步子有些漂浮的走向客廳.

從沙發上拿起自己的手機,撥打了一個電話.

"給我定明天最早的航班!"

時間距離或許才是最好冷靜的方式.

翌日

車上

霍傾歌抱著被厲北宸弄壞的婚紗,看著車窗外不搭理他.

厲北宸在打電話,蒼勁的手掌緊緊的包裹著霍傾歌的小手.

她幾次想要掙脫都不得,這個男人即便是溫柔以待,也是霸道的不成樣子.

霍傾歌沒心思去聽厲北宸電話那邊在說什麼,他只是時不時的嗯一下.

面色不是很好,暗沉的可怕.

雖然沒有刻意的去聽,但是,霍傾歌大概聽出來一些信息,厲北宸不是在講工作.

對方打電話的是個女人……

霍傾歌調整了一下坐姿,腰酸痛的不行,要不是急著趕回家,她躺在酒店的床上都不想起來.

每次都是被他給折騰個半死,可是,他永遠是那麼精力充沛,完全不知道什麼是累,一點節制都沒有.

霍傾歌哪里知道在她面前,厲北宸做不到的事情就是節制.

厲北宸那邊收了電話,看了霍傾歌一眼,那眸色很深,不見底.

"看我干什麼,我又沒問你打電話的女人是誰?"

這話怎麼聽語氣怎麼委屈,怎麼聽怎麼都是酸味兒十足.

"是我大嫂,南城的媽媽!"

厲北宸開了口,多了幾分沉重.

以前有句話是說長兄如父長嫂如母.

厲北宸對于大嫂唐茹這麼多年都很敬重,因為他是厲家最小的兒子,和他大哥差了很多歲.

母親去世後,家里的大小事都是大嫂在打理,而大哥多半時間是不回家的.

豪門的生活就是這樣,你要光鮮的厲太太身份,那麼你就要承受比常人多的寂寞.

在厲北宸看來,唐茹是個典型傳統的好女人,她對他大哥的感情,這麼多年始終如一,不曾有過改變.

即便是他大哥從年輕時開始就做過很多出格的事情,直到今日又弄出葉雯雯這麼一個私生女……

剛才唐茹打這個電話,著實讓他覺得這個女人更加的不容易.

她竟然求自己讓他父親接受葉雯雯,讓她認祖歸宗……

別說他父親不同意,就是他也不願意的,可是,唐茹開了口,這事兒不好辦.

或許這事兒就是他大哥授意唐茹開口的,因為他深知,在這個家里,唐茹說話比他厲鉑岩有分量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