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你到底和我鬧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

楚柏卿向來都是從容的人,不管面對什麼事什麼人,他向來都是微笑面對,他仿佛天生就是帶著笑的人.

如若他的臉上出現了別的表情,都會讓人覺得驚訝.

更別說是冷漠加隱隱的怒火了.

"你特麼的因為一個女人和我說不方便?我要是不來,你是不是打算睡了她?"

顧爵向來都是不願意動腦子的人,他說話做事向來憑他高興.

別人都說他和楚柏卿像是連體嬰一樣,天天在一起,可是,他就是喜歡和他在一起,因為有他在什麼事情都不用他做,他不用動手不用動腦子.

可是,現在他們之間出現了一個女人,仿佛什麼都變了.

楚柏卿從來都沒有不接他電話的時候,現在不但是電話不接了,還不見他……

不就是親了他咬了他,至于嗎?有什麼的.

"那也說不准!"楚柏卿不是會說謊的人,可是,這一刻,他言不由衷了.

"那是我擾了你的好事,抱歉,兄弟."

刻意咬重了兄弟兩個字.

楚柏卿的腦子里浮現出他被顧爵摁在車上強吻的畫面.

他捏著他的下顎逼問他,不就是不小心親了你一下,你至于擺臉給我看?

他不知道那不是故意的一個吻,讓他的心里承受了多少,又期待了多少.

顧爵是無所謂的態度,就是兄弟間不經意的親了一下,沒什麼大不了的,矯情個什麼勁.

他的沉默不理會,就換來了顧爵報複性的強吻,他就是讓他看看,親親能怎麼著.

當顧爵發狠不管不顧的吻他的時候,他覺得他的世界坍塌了,他隱忍了這麼多年的情感,就要因為這個吻而控制不住,想要傾瀉而出所有對他的情感.

那一刻,他覺得他渾身的力氣都被抽干了,無力的承受著.

多少次他都克制不住的想要吻顧爵,可是,他還是硬生生的壓下了所有的情感.

他想這輩子就這樣陪在他身邊也好,可是,一個不經意的吻,一個強吻,讓他懼怕的想要逃離.

"無妨,下次再睡一樣,正好我今天也不舒……"

楚柏卿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顧爵給掐住了下巴,被迫張開嘴,再也說不出話來.

"閉嘴!"

顧爵不知道自己心口怒火為何會越發的轉為酸脹,只是聽著楚柏卿說這些話,他就有種他的所有物被玷汙了的感覺.

從什麼時候起,楚柏卿成了他的所有物了?

聽著他說這些讓他惱火的話,他就想掐死他.

顧爵知道自己的脾氣難控制,他在盡量的壓抑著自己的火氣.

只有濃重的呼吸聲,兩人靜默無言.

越是這樣,顧爵手上捏著楚柏卿下巴的力道越大.

楚柏卿的皮膚比較白皙,此時被顧爵手指捏著的地方,周邊已經泛起了青色.

顧爵倏然松開了手,"你到底和我鬧什麼?"

看著顧爵臉頰上那清晰的指印,聲音也軟下來幾分.

這麼多年,他最清楚,楚柏卿的皮膚屬于特殊體質.

就是磕碰一下,需要很久才能消退痕跡.

他在他臉上捏的這幾下,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消失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