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你現在讓我疼一分,一會我就讓你疼十分
g,更新快,無彈窗,!

上了總裁專屬電梯,直奔頂樓的套房.

霍傾歌將自己的小臉埋在厲北宸的胸膛里,以後沒臉再見小喇叭了……

小喇叭顧名思義就是個喇叭,估計一會所有人都會知道,厲北宸急不可耐的抱著她去了酒店,至于干什麼……

一想到這,霍傾歌羞惱的捶打著厲北宸的胸膛.

"老實點,你現在讓我疼一分,一會我就讓你疼十分!"

厲北宸看著霍傾歌的眼神都帶著極致的邪惡.

隨著厲北宸邁著穩健的步伐,婚紗的長長魚尾裙擺拖在地上……

霍傾歌好心疼,這麼美的婚紗糟蹋了.

可是,她現在自身都難保,還哪里能顧得上婚紗了.

"厲北宸,你欺負人……"

霍傾歌自然是知道那疼十分是什麼意思.

"欺負的就是你!"

電梯門合上的那一刻,霍傾歌微微撅著嘴,十分的委屈.

"就你這委屈又勾人的模樣,就是欠蹂躪!"

電梯直達頂樓,厲北宸一路抱著霍傾歌去了他專屬的套房.

直接將霍傾歌扔在了床上,隨之覆了上來.

"你穿著這件婚紗出現在我面前的時候,我就想立馬把它撕碎了,將你吃干抹淨……"

厲北宸親吻著霍傾歌那性感的鎖骨.

"你說你怎麼就這麼的勾人,我的自制力在你這里就是屁!"

輕輕的吻變成了激烈的咬啃,厲北宸如同邪魅的撒旦,征服著屬于他的每一寸土地.

"你的定力就這麼差?以後要是有女人勾引你,豈不是一勾一個准?"

霍傾歌的聲音都變了幾個音調,帶著絲絲的委屈,這個男人在這方面向來不懂得節制.

"這個世上能勾引我的女人只有你,也只有你會讓我的定力這麼差!"

當厲北宸不管不顧要撕碎霍傾歌的婚紗時,被她急急的抓住了手.

"你別弄壞了,很貴!"

婚紗上有很多的碎鑽做裝飾,憑著她對厲北宸的了解,這些一定是真鑽.

"你男人最不缺的就是錢,我就想撕碎它!"

第一眼看到她穿這個婚紗,他就想撕碎,這個婚紗穿在她的身上,完美的詮釋了純淨和性感,硬生生的讓人有種想要毀了它的沖動.

話音剛落,厲北宸就撕碎了婚紗,在霍傾歌要發火的時候,他狠狠的封住了她的唇,堵住了她一切的話.

手越發的灼熱不安分起來……

此時的厲北宸無疑是邪惡的……

這個夜晚注定是纏綿激情的.

厲北宸沒有給家里打電話,他知道小喇叭一定會給他很好的傳達.

果不然

火焰剛給封衍和糖糖沐沐做好飯,他的手機就響了.

他看了一眼是小喇叭打來的,猶豫著要不要接.

想到兩人之間發生的事情,火焰想要掛斷電話!

"小喇叭?接!"

封汐抱著糖糖坐在餐椅上,眯著一雙桃花眼看著拿著手機的火焰.

火焰不情願的接起電話,卻沒有說話.

"免提!"

封衍無聊的又開了口,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這人變得尤為八卦了.

火焰為了證明自己和小喇叭沒什麼,立馬摁了免提,電話那邊立馬傳來小喇叭呱噪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