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顧爵和楚柏卿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
g,更新快,無彈窗,!

厲北宸也想給霍傾歌一個熱吻,但是,他怕自己控制不住,到時候一發不可收拾.

厲北宸放開了霍傾歌,但是依然握住她的小手,讓她靠在自己的肩上.

車子開走,霍傾歌發現這不是回家的路.

"不回家?"

"嗯,去看看柏卿!"

厲北宸捏了捏霍傾歌的手指,很軟.

"他怎麼了,生病?"

霍傾歌知道楚柏卿是拿手術刀的,據說是腦科,他輕易不給別人手術,很多人想請他.

"嗯,管家給我打電話,說是他狀態不太好!"

厲北宸是在來接霍傾歌的路上接到楚家管家的電話的.

他不放心,就現在趕過去看看.

不知道為什麼,一聽厲北宸說楚柏卿狀態不太好,

霍傾歌就想到了顧爵,包餃子的時候,兩個人之間的狀態就很不對.

她的直覺告訴她,他麼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

至于是不是她想的那種感情,她還真的不敢下定論.

她是不排斥的,若是兩個人真的有感情,她覺得和性別沒什麼關系.

有時候情感跟很多東西都沒有關系,它單單就是一種感情,一種慰藉,亦或是一種寄托……

楚柏卿的別墅給人一種很甯靜的感覺,簡簡單單,一眼望去通體的白.

和他的性格很像,那麼的柔和安靜.

楚柏卿顯然沒有想到厲北宸和霍傾歌會來.

他穿了一身白色的家居服,十分的乾淨,大概是因為在家,並沒有戴眼鏡,頭發也沒有打理,多了幾分頹廢柔和的美感.

把美感用在一個男人身上並不合適,可是,這一刻,霍傾歌卻覺得楚柏卿真的是很有美感.

"三哥三嫂,坐!"

楚柏卿的嗓子有些沙啞,說出的話雖然依然溫柔,卻讓人聽了莫名的心疼.

霍傾歌注意到他的嘴角有傷口,已經結痂了.

只是嘴唇上有,所以可以判定不是挨了拳頭,看著那個角度痕跡,也不像是自己無意中咬的.

霍傾歌腦子里竄出一個想法,那就是接吻的時候被咬的.

這個吻很激烈,有可能是被強迫掙紮下被咬的.

霍傾歌自行開始補腦,畫面中就出現了顧爵摁住楚柏卿強吻的畫面.

她渾身一個機靈,自己這是耽美小說看多了,真的很會補腦.

"管家說你一直沒吃飯,狀態不對,怎麼了?"

厲北宸看了一眼楚柏卿,在他的印象中,從未見過如此頹廢的他.

他一直很注重自己的形象,總是滿臉微笑,對誰都很有親和力.

"頭疼,做了一個手術,有些累了,管家有些大驚小怪了!讓三哥三嫂擔心了!"

楚柏卿露出慣有的笑容,只是這笑有些牽強.

霍傾歌沒有說話,她的直覺告訴她,顧爵和楚柏卿之間一定發生了什麼,否則,楚柏卿不會是這個狀態.

"給蘇青冉打個電話,讓她來看看你?"

楚柏卿把蘇青冉帶去一起吃飯,厲北宸就以為他是認真的.

畢竟楚柏卿也到了該成家的年紀了.

"不用大哥,青冉也挺忙的,我休息好就沒事兒了!"

楚柏卿眼中閃過一抹痛色,他的腦海中出現顧爵的逼問,"你喜歡那個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