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一會非把你的指甲剪了
g,更新快,無彈窗,!

霍傾歌的第一反應就是,直接縮進了被子里,而且毫不留情的在厲北宸的大腿根那里狠狠的掐了一下.

"一會非把你的指甲剪了!"

厲北宸悶哼一聲,這幾天霍傾歌動不動就掐他,專門愛掐大腿根.

而且還喜歡旋轉式的,專掐一點肉擰那麼一下.

要不是厲北宸的大腿都是肌肉,不是那麼的好擰,估計霍傾歌會一直掐個不停.

"大哥,你先下樓等下,我們穿衣服!"

厲北宸覺得必須要早點把這個女人娶回來.

即便是他們現在有了孩子,住在一起了,可是,總歸是踏實.

他這個大舅子時不時的來這麼一出,他早晚疲軟了.

"快點!"

厲北宸悶悶的聲音再次傳來,顯然多了幾分不悅.

也不怪厲北宸不悅,現在都九點半了,這兩個人還沒起床,能不氣?

他一來,是封衍在哄兩個孩子玩.

這要是封衍不在,他們兩個是不是就扔兩個孩子自己玩?

早飯也不管,什麼都不問?

其實,正是因為有封衍在,所以,厲北宸和霍傾歌才會睡懶覺.

封衍看孩子他們也放心,除了不會做飯,什麼都可以.

"起來穿衣服,你到底是怎麼和你哥說的,怎麼還這樣!"

厲北宸在霍傾歌屁股上拍了一下,翻身下了床.

"說了啊!他說他和你……談!"

霍傾歌總不能直接和厲北宸說,我哥說了讓我晚幾年再嫁給你,反正你跑不了,也不敢跑……

她知道自己要是說出這這話,厲北宸立馬就能把房子給掀了.

他要是發起脾氣,她還真是有些犯怵.

厲北宸眯眼看了一眼霍傾歌眼神的躲閃,心里有種預感,很不好的預感.

以往要是他在她屁股上拍一下,她都會羞惱的和他瞪眼睛.

她認為這是很輕浮的動作,不好!

厲北宸進了浴室洗漱完,換了衣服出來,霍傾歌已經將床鋪收拾好.

"我先下去了!"

厲北宸知道她是有意在磨蹭.

不好意思面對她哥.

厲北宸下樓,霍仲饒就沒給他好臉色看.

封衍則是涼颼颼的來了一句,"昨晚我一直給你留門來著,看來喵喵還是脾氣軟!"

沐沐和糖糖都看了一眼封衍,那眼神都是,"別火上澆油行嗎?"

封衍則是摸了摸兩個孩子的頭,直接忽視掉他們兩個人眼中傳達的意思.

"看你的孩子!"

厲北宸都懶得搭理封衍,一大早上的就給他找不痛快.

就這樣的還想和他們一起住,他可沒有自虐的傾向,給自己找個添堵的.

"大哥,吃了嗎?"

問完這句話,厲北宸就覺得自己還沒睡醒.

"你問的是午飯還是早飯?"

果然,厲北宸那邊話音剛落,霍仲饒就接了過來,午飯在前早飯在後,明顯的諷刺.

"我都說了,傾歌比較愛睡懶覺,還非得抱著我!"

厲北宸現在的臉皮厚的,絕對一針下去都紮不透.

要是在以往,他絕對不會這麼沒臉沒皮的和霍仲饒扯皮.

不過現在沒辦法,不這樣,他還能和他大舅子翻臉?

"那等她回家住,我還得給她買個大抱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