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3章 就像是一根刺紮進了他心里
g,更新快,無彈窗,!

小喇叭委屈的看了一眼厲北宸,又看向霍傾歌,那眼神就是歌姐救我……

"行,回頭姐教你!"

霍傾歌用手肘撞了一下厲北宸,笑著安慰著小喇叭.

火焰抬頭想要說話,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又繼續悶頭吃飯了.

寒冰倒是不時的看向蘇青冉,他就是在想這個蘇家大小姐,還記不記得他.

寒冰是性子比較直接的人,不會拐彎抹角,所以,神情上又毫不掩飾.

火焰又用手肘撞了一下他,示意他吃飯,別看了.

"爵,你吃飽了?"

厲北宸心思雖然沒有楚柏卿那麼細膩,但是也看出了今天的顧爵很不對勁.

不吃飯,就在那一直看柏卿,恨不得看出個洞來.

"不餓!"

確實不餓,看著某人都氣飽了.

顧爵不知道自己這是怎麼了,很不正常.

可是他又覺得很正常,這種矛盾的心里,讓他有種想掀桌子的沖動.

楚柏卿能夠感受到顧爵看向自己的眼神,他喉結滑動一下,握著筷子的手緊了又緊.

因為吃飯時候范圍很不對,所以吃完飯後,大家都各自走了.

霍仲饒沒有離開,吃過飯就去睡覺了,霍傾歌本想和他說幾句話,看著他太疲憊就作罷了.

蘇青冉是楚柏卿帶來的,自然要他送回去.

只是這一路上,顧爵的車子一直跟著他,他視而不見.

把蘇青冉送回家後,楚柏卿想要掉頭,卻被顧爵橫著的車給擋住了.

後退不得,楚柏卿握著方向盤的手,青筋暴起.

他很少動怒,可以說,幾乎就沒有動過怒,他的修養脾氣都很好,可是,這一刻,他卻真的動怒了.

早上的時候,明明是顧爵吻了他,之後卻是一副他自己都忍受不了的表情.

那一刻,楚柏卿真的很受傷,有些情感是他自己都控制不住的,雖然他一直認為自己的自制力很強,可是,在顧爵面前,他絲毫沒有自控能力.

早上顧爵的嫌惡的眼神,他依然記得,那就像是一根刺紮進了他心里.

他現在又這樣跟著自己是什麼意思?不是覺得惡心嗎?還看著他盯著他做什麼?

顧爵下了車,渾身都帶著毀滅的氣勢,奔著駕駛位就去.

楚柏卿上了車鎖,顧爵沒有打開門,就開始砸車窗.

兩人隔著玻璃窗對視,這是第一次,楚柏卿用冰冷的眼神看顧爵……

"你喜歡這個女人?"

顧爵砸了車窗,沖著楚柏卿吼著質問道.

楚柏卿額頭上青筋暴起,有些話呼之欲出,可是,卻……

廢舊的倉庫

童嘉慧被男人狠狠的一巴掌打到在地.

"你是不是想死?居然敢擅自行動!"

男人的下顎處有著淺淺的一道疤痕,雖然很淺,此時卻是猙獰的.

童嘉慧的嘴角被打出了血,可以看的出來,被打了好幾巴掌.

一張高貴明豔的小臉此時盡是一片狼狽,頭發亂了,身上的衣服也是破敗不堪的.

童嘉慧眼中滿滿的都是憤恨,她後悔了,她就該找一群男人把霍傾歌給輪了,而不是只讓孔侑把她給強了.

"明修,你是看上那個賤人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