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6章 這是對你的懲罰,誰叫你說謊
g,更新快,無彈窗,!

靠在厲北宸的胸膛,葉傾歌還覺得這一切好像都是不真實的.

因為幸福來的太突然了,完全的讓人所料不及,就像是一場夢.

做夢也不一定能做出這麼完美香甜的夢來.

"我哪有,婚姻大事,還要我哥說的算!"

葉傾歌壞笑著說道,她覺得要是霍仲饒聽了這話,肯定會很高興.

"這有了靠山,說話都不一樣了!"

厲北宸其實心里也明白,現在想娶葉傾歌不會那麼容易.

好不容易找回來的妹妹,大哥肯定是要留在家里好好疼的,哪里會那麼容易的把葉傾歌嫁給他.

"不但有了靠山,還有左右護衛,所以,別惹我!"

後有親哥做後盾,左有兒右有女,多好的人生.

"那你把我擺在什麼位置?"

厲北宸深邃的眼眸中倒影出兩個小小的葉傾歌,滿目柔情.

"你就在我眼前,還需要什麼位置?"

葉傾歌嬌笑,故意不回答他的問題.

"那你這里可有我?"

厲北宸的手覆在她胸前的位置,啞著嗓子問道.

"沒有!你別耍流氓!"

葉傾歌抓著厲北宸的手,覺得房間的溫度又高了.

"口是心非,我要看看你心里到底有沒有我!"

厲北宸給自己的欲念找了一個很好的借口.

掀起葉傾歌的衣服,厲北宸的手就探了進去,直奔她心髒的位置上方的柔軟而去.

有些青欲一旦觸碰便一發不可收拾.

直到夜幕降臨,厲北宸才放過了葉傾歌.

葉傾歌氣的錘了好幾下厲北宸的胸膛.

這個男人一到床上就變成了一匹狼,橫沖直撞的.

求饒哭泣只會讓他變得更加凶狠.

"沒要夠,不盡興!"

厲北宸粗粝的手指在葉傾歌的肩膀上摩挲著,一臉饜足,嘴上卻說著還沒要夠.

"不許再碰我,厲北宸,你就是一匹狼,喂不飽的狼!"

葉傾歌有些委屈,即便是再舒服的事情,也不能沒有節制不是.

每次都說最後一次,可是,就是沒完沒了.

"這是對你的懲罰,誰叫你說謊!"

厲北宸點了一支煙,吸了一口,吞吐間丟出這麼一句話.

"我說什麼謊了?"

葉傾歌惱火了,她覺得自己這被吃的有些冤枉.

"一夜情?和封衍?還念念不忘?你是不是眼瞎了,和他一夜情,嗯?"

想到這個厲北宸就惱火,感覺是玷汙了自己的耳朵.

"我是眼瞎了,不瞎能找你麼!"

葉傾歌也是自知理虧,竟也耍起了無賴.

"我看還是沒累著你,竟然有力氣惹我,那咱們就繼續!正好我也沒有吃飽!"

厲北宸翻身將葉傾歌欺在身下,直接堵住了她抗議的小嘴兒.

封門

霍仲饒看著牆壁上的時鍾,已經八點多了,這兩個人還沒有回來.

封衍一直在陪著沐沐和糖糖玩,臉上浮現出難得的溫柔笑意.

霍仲饒很高興,希望他以後也能找到個真心喜歡的女人.

也能有一雙兒女,他能看得出,他很喜歡孩子.

火焰和寒冰兩人從廚房出來,火焰說了聲,"司令,可以吃飯了!"

兩個人都掛了彩,誰也不搭理誰.